联系我们

更多>>
详细地图位置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首体南路22号国兴
大厦21层
电话:010-56225888 13466679266
传真:010-68945339
邮箱:zhaojian148@163.com
微信公众号:zhaojianlvshi
新浪微博:北京赵健律师
乘座地铁6、9号线,白石桥南C口出

深入报道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深入报道 > 正文

拆迁程序违法——河南洛伪造签字获审批

文章来源:         发布日期:2014-05-30 09:49:53

 

河南洛阳违规征地强拆伪造村民签字骗取上级审批

    拆迁的程序很复杂,涉及立项、规划、征地、环评等各种手续,而实践中大多数的拆迁征地手续都有各种各样的瑕疵,相关政府部门、拆迁办的违法拆迁行为,往往给被拆迁户造成很多损失。下面是发生在河南洛阳的一则违法征地拆迁的新闻。

  小所村和遇驾沟村位于洛阳市涧西区的先进制造业集聚区内。2012年7月,涧西区政府与河南正商置业有限公司签署整村改造协议,决定投资40亿元用于两村1540亩土地的改造开发。

  时近两年,部分项目已经开工建设,在两村许多村民的房屋和耕地已经被拆迁、占用的情况下,村民却迟迟未领到补偿款。2013年10月,遇驾沟村村民无意中从涧西区国土分局拿到一张签有村民名字的征地补偿明细表时发现,涧西区相关部门竟然伪造征收补偿方案中的村民签字,从而顺利“骗取”上级的土地审批。

  在遇驾沟村村民提供给记者的一张农地征收补偿明细表上,记者看到,共计22户的村民全部在高达780余万元的房屋征收补偿明细表上签了字、按了手印,而表单下方不仅盖着涧西区工农街道办事处和遇驾沟村委的公章,还附有上述两机构负责人的签字。

  “这完全是村委和政府造假。”村民李根洛说,2013年10月,区政府设在村里的拆迁指挥部工作人员告诉村民,村庄要征地拆迁交给房地产公司开发,村民不同意,找到涧西区国土分局请求出示征地手续,无意中发现了这张表,而表单上除了村支书李好志外,其他21户村民从未在类似的补偿清单上签字。

  记者拿着这份承诺书逐户走访发现,这些村民对于政府伪造村民征地补偿明细表毫不知情。“国土部门的人说,伪造的村民补偿表是为了向上级报批土地手续,可我父亲李四裕已经过世12年,竟然被他们伪造签字领走了39万的补偿款,这些钱到底去哪儿了?”村民李红伟说。

  在村民的强烈要求下,2013年11月,涧西区国土分局向遇驾沟村和小所村村民出具了一份“情况说明”,其中承认,审批的土地手续“确有瑕疵”。对此,涧西区国土分局主要负责人说:“按照正常的土地征收手续,没有村民签字,用地审批肯定通不过,但审批至少需要18到20个月,项目建设根本等不了。在告知村民的情况下,由基层部门代替村民签字,是许多地方的通用做法。”

  城镇急速扩张凸显农地纠纷乱象

  尽管涧西区国土分局对村民解释称,由村委和政府基层部门伪造的村民补偿手续,仅仅是为了加快用地审批,不会对村民造成经济损失,村民的实际补偿最终会以财政部门审核的补偿协议为准。但多数村民仍对此不满:“征地拆迁这么大的事,为什么村民毫不知情?两三个人拿着伪造手续通过审批就把村集体的财产征收了,反过来又拿着不合法的土地审批强征强拆,村民一点发言权都没有?”

  事实上,2011年以来,遇驾沟村和小所村就先后启动了约10个整村改造开发项目,已占用土地超千亩。记者在现场看到,原本地处边远城郊的两村已合二为一,并被新修的公路环绕,不远处高楼林立,村内围墙扎起来的工地比比皆是,宛如一个巨大的施工现场。

  而在征迁过程中夹杂的政府权力失范、强占强征强拆、村民自治组织涣散、集体财产分配不公、官商勾结等疑问,令许多村民不满。村民反映,2011年8月,首条村庄改造的配套道路项目开工,施工队连夜进村推平了数百亩菜地,直到现在地还荒着不能种;2012年眼看桃子就要上市,村民张汉云家的桃园被一推而光,一分赔偿款也没拿到……

  历经数次强占强征强拆的遇驾沟村原村主任李振武说:“国家搞建设,老百姓都支持,可能不能跟村民通个气,依法依理办?”许多村民反映,村庄改造以来,政府成立了拆迁指挥部,可从来没开过一次村民大会,有时就一张通知,连什么项目都不清楚,房屋、耕地就稀里糊涂没了。

  2013年,穿过遇驾沟村的蓬莱路开工,60多户农房拆迁,其中4户村民被强拆,结果村民发现项目居然连立项、征地手续也没有。2013年因为修建西环路,小所村的张小平家被强拆,此后张小平逐一向当地发改、规划等部门申请政府信息公开,结果发现村内的多处项目根本就没有立项、土地手续,即便是已经取得相关手续的项目,也多是尚未审批就开工建设,最后造成既成事实后补办的。

  农地征收失范侵害百姓权益

  由于目前我国关于农村集体土地征收补偿的立法尚处空白,按照“四议两公开”由村民对农地征收进行表决是公认的做法。遇驾沟村村民向记者提供的一份村庄改造前党员大会和村民代表大会的会议记录显示,参会党员和村民代表都曾同意村庄改造方案。

  而有知情的村民指出,20个在会议记录上签字的村民代表中有16人当时早已不是代表身份。此外,全村35名党员全部在会议记录上签了字,而其中至少有4人没有到场也“被签了字”。一名签了字的党员说:“压根儿就没有开过这样的会,签字只是为了领取200元签到费。”

  基层村组织涣散背后的政府和开发商因素,更耐人寻味。遇驾沟村和小所村村民向记者提供的村委会公告显示,2013年8月、9月、10月,在开发商的安排下,两村村委干部、部分村民代表和区乡两级的公务人员,先后分3批历时20余天到山西、内蒙古、云南、北京等地旅游考察。

  同时,拆迁带来的高额负债也让村民感到不满。2013年,村民张小娟家的多间房屋被拆,按照政府提供的房屋置换协议,总计补偿23.6万元;而按照每名村民1800元/平方米、60平方米的安置标准,张小娟3口之家需要支付34.7万元的安置房房款,这意味着拆迁改造后,张小娟家不仅没得到额外的现金补偿,还负债11.1万元。

  类似的情况不在少数,安置房尚未建好,许多房屋被拆的村民已经负上了少则数万元、多则40余万元的债务。与此同时,一些“有门路、有关系”的回迁户借整村改造大发横财的案例也比比皆是。记者在遇驾沟和小所村采访,村民递上的各种诉求材料近百页,而一些基层政府人员却远远躲开村民,有的村干部则称病不见。

  采访中,64岁的遇驾沟村妇女李田房屋还没被拆,但仍天天跟着村民上访。她说:“政府没人把拆迁赔偿的事儿说清楚,我就要一直上访,不然哪天房子真被拆了,就晚了!”像李田一样,对征地拆房充满恐惧的村民不在少数。村民坦言,临近的南村就是个例子。

  据了解,西接遇驾沟与小所两村的南村,整村改造后全村耕地被占殆尽,目前村民口粮由村集体以福利形式发放。先后经历了两次强拆的陈月玲老人说,自己的房屋征迁还在走行政复议程序,“第一次强拆一件家具都没给我留下,第二次强拆差点连命都没了,报案也没人管,政府违法找哪说理?”(记者 李鹏)


  拆迁律师提醒广大民众,征地拆迁不合理我们可以启用法律程序,尽量不要用自己的生命去捍卫,因为他们的行为不值得您这样做,就算是用自己的生命捍卫了,这些人最后的获得的处罚也是非常轻的,不是大家想象的那样,这些人也不会因为您为了对抗他们的不合理征地拆迁导致自身受到伤害而内疚,所以在征地拆迁中不合理就启用法律程序,为自己赢得合理的征地拆迁补偿,认为自己一家没有什么细心可以联合多家一起走法律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