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更多>>
详细地图位置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首体南路22号国兴
大厦21层
电话:010-56225888 13466679266
传真:010-68945339
邮箱:zhaojian148@163.com
微信公众号:zhaojianlvshi
新浪微博:北京赵健律师
乘座地铁6、9号线,白石桥南C口出

拆迁热点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拆迁热点 > 正文

西安城改拆迁:蚁族何处安家

文章来源:陕西日报         发布日期:2012-07-26 14:05:47

 随着城市化建设的不断深入,定位于未来国际化大都市的西安已经不满足于目前的城市面貌,为了更好地建设西安,大量的旧城区以及落后城中村渐渐走向整改道路。在城中村改造工作的推进下,今年18个整村8600户、2.9万人将告别这种直接而又简单的生活方式。虽然城中村改造为整个城市的建设作出了不可估量的贡献,但是不可忽视的问题也在改建的过程中显现。

  经过一个下午的炎热,午后的西八里村开始热闹起来:房东们三五一组打牌谝话两不误;小餐馆的老板们开始在锅灶前张罗,准备招呼来吃晚饭的顾客;刚放学的孩子们吃着冰棍儿打闹着;在挂着“内有空房”的大门前,一个年轻人询问着什么……和西八里村的人们一样,一天中多数时候对西安市大部分的城中村来说都是普通而又平常的,只有在上下班高峰期或晚上这里才变得热闹起来,这不免让人觉得单调和乏味。然而,生活不都是纸醉金迷,像西八里村这样的城中村就为城市“蚁族们”提供了非常不错的过渡性住处。

  城中村,过渡时期的好去处对于不少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和外来务工人员说,城中村似乎是他们最适合的居住地,这样穿梭在城中村中的租客也被称为“蚁族”,他们所租的房子租金低廉,可满足基本的生活需求。随着城中村的整改,他们的居住问题则成了首要解决的问题,没有西安户口,不管是廉租房还是经济适用房都是可望而不可及的。“蚁族”的去留也在拆迁过后成了当下一个不可忽视的问题。

  据了解,今后五年内西安市城中村改造要完成85个整村约1.8万亩土地、1500万平方米,涉及3.7万户、12.5万人的各类房屋征收搬迁工作;完成93个城中村约800万平方米,涉及3.7万户、12.万人的回迁安置工作。据统计,全国约有超百万人次的“蚁族”,其中西安“蚁族”的数量多达数十万。”“城中村”交通便利和房租低廉等优势,一直成为重要的人口聚集地。现如今拆迁在即,“蚁族”却不愿搬离“城中村”。

  小张是在两个月前从宝鸡老家来到西安的,选择在西安谋生的方式是到城中村做生意。“没办法,毕竟西安赚钱的机会还是多,城中村租金低些,住的人多啊,小本生意还凑合”。她在西八里村开了一家水果店,租的是套间,大概20平方米的样子,月租金600元。

  小王刚从学校毕业还不到两年时间,半年之前从单位的集体宿舍搬出来,住到了北窑头村。“城中村房租便宜,离单位也算近,而且自己住也比住集体宿舍要方便很多。”

  不可否认的是,“城中村”拆迁是城改中的重要工程,对于改善人民群众居住环境、提升城市品质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但是大量的集中拆迁无疑也将使不少“蚁族”无房可居。曾经在八里村居住毕业没多久的小张向记者坦言,“八里村虽然居住有点嘈杂,但是无论是交通还是生活,都是十分方便,毕业后不好意思再向家里要生活费,才工作工资也没多少,每个月的房租就是最大的开销,所以租金的多与少,决定着自己生活质量的高低”。

  拆迁致房源租金上涨 蚁族压力大近期,位于西安美院附近的“二府庄”进行拆迁整改。据记者了解,在美院附近除了“二府庄”外,还有一个城中村——“罗家寨”。

  在“二府庄”遭到拆迁整改后,“罗家寨”的房价也是一路的水涨船高,平均每月房租上涨了50~100元不等。对于这个情况,“罗家寨”

  的一户房东告诉记者:“(二府庄)没拆之前,单间的价格基本在450~600元/月不等,但是现在二府庄拆了,以前在那的租客都来罗家寨了,现在是人多房少,价格肯定是要涨的。”

  对于这个情况,记者走访了附近的一些房产中介进行了解,“这段时间,租房的人能多点,但基本上都是合租,毕竟单元房对于蚁族来说价格比较贵,一个人承担压力太大。”诚圆房产中介的老板表示。

  原来住在“二府庄”的上班族王毅表示,“没有办法,只能重新寻找房子住,并且倾向寻找合租者”,即使这样,王毅的每月生活成本也比原来高了几百元,这让刚刚找到工作的他捉襟见肘。

  城中村的拆迁对于在村里居住的蚁族来说是一个挺困扰的事情。

  他们不仅要面对重新找房的麻烦,更要面对较高的租金问题。而高额的租金在收入较低的蚁族面前,就成为生活的最大负担,以至于甚至要面对陌生的合租者来减轻自己的租房压力。

  蚁族多为“夹心层”,即“不能租廉租房,却买不起经济适用房;不能买经济适用房,却买不起商品房;刚刚毕业,收入低不但没有积蓄,买不起房又租不到便宜、稳定的房”,随着政策的倾向,这些人将目光瞄准了最后的“救命稻草”——公租房。

  公租房登陆西安 前景或常规性遇冷在今年,西安市政府下达了收储社会房源做为公租房任务1万套。

  所谓公租房,就是政府把社会上的闲置房源,通过收储租赁的方式集中在一起,然后再租给需要住房的人群。相对于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公租房最大的特点就是对承租的对象没有户口的限制。据数据了解,其中新城区800套、碑林区850套、莲湖区800套、雁塔区850套、灞桥区850套、未央区850套、市城改办5000套。这1万套公租房将以低于市场价20%,通过摇号方式交付到保障性住房受益者手中。

  对于手握公租房源的出租者来说,似乎也更愿意将闲置房源出租给政府,据出租户表示,租给政府的最大好处就是有保障,而且租金可以一次收到三年,避免了中间换租的麻烦。而对于承租者来说在租房面积的规定内,还可以享受百分之二十的房租优惠。无论是对房东还是房客来说,这都是一个利好政策。

  政策是好的,落地就比较困难了。从北京、上海、武汉、郑州等已经有公租房上市的城市来看,普遍遇冷。上海市首批上市的公租房项目给低收入和蚁族们共提供了约5100套供应房源,但到了申请截止时,已经受理的申请总量为2000户,而实际签约的则更少;北京首个公租房项目远洋沁山水首次进行配租时,北京市住房保障办公室拿出120套公租房调配给海淀区廉租房、经济适用房、限价房的轮候家庭。

  经过公开摇号、选房后,最终只有60户家庭办理了公租房租住手续;武汉洪山的公租房的入住率不到三成;郑州申请公租房的还未到房源的一半。

  这些都说明公租房遇冷并不是偶然。公众要接受这个十分“政策”的产物,还需时间。

  公租房要经历住市场的考验,就必须首先回归到它最原始的定义上来,那就是以“低于市场价或者承租者承受起的价格”对外出租。

  而据业内人士分析,公租房的成本通常包括土地出让金、拆迁成本、建筑以及装修成本,如果租金过低,很可能连银行贷款的利息都还不上。所以在目前阶段,公租房项目很难接上地气,而且一旦资金链断掉,这个制度的可持续发展几乎无从谈起。

  市场有需求 开发商或可试水小户型大量的城中村拆迁,造就了数量众多的“蚁族”面临居住问题。

  面对这个问题,政府配套解决可能也只是杯水车薪,这也就需要开发企业在此方面做更多的努力。其实大部分蚁族也可归属于刚需范畴,对于住宅的要求仅仅是满足住这个最基本的条件,以西安楼市今年上半年的市场情况看,开发商或可尝试开发一定数量的小户型以满足这部分人群的需求。

  据记者了解,早在2007年前后,电子城区域一家名叫凯悦华庭的项目就在西安市场推出了体量不小的小户型。当时在业内还引起了极大的轰动,据媒体对该项目负责人的采访报道,从2003年以来,西安的购房者低龄化趋势明显。这必将引导市场开发朝向年轻化、低龄化。

  考虑这些人对个性化住房的需求以及他们的经济承受力,才决定做这样的超小户型,用超低总价吸引购房者。现在看来,这样的考虑颇具前瞻性。

  在西安,已有开发商针对小户型作出了相应部署,位于西安长安大学城的万科城项目,作为万科集团全国首个极小户型住宅亮相,仅18平方米却满足了居住所必需的所有要素。样板间开放后,受到了年轻一族的热捧。

  “我们在研发阶段已作过大量的调研访谈,研究内容不仅涵盖青年生活习惯和日常居家用品,甚至包括如何实现在社区玩切客、三国杀这样的时尚社交活动。”万科内部人士介绍说。除此之外,记者在万科东莞建研中心还看到了正在研发的第二代、第三代小户型,也将在不久的将来面世。在西安市场上,本土地产商天朗地产的蔚蓝观园项目也相应的在今年推出了小户型房源,据项目销售经理介绍,目前小户型的房源已经销售一空,小户型的受欢迎程度可见一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