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更多>>
详细地图位置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首体南路22号国兴
大厦21层
电话:010-56225888 13466679266
传真:010-68945339
邮箱:zhaojian148@163.com
微信公众号:zhaojianlvshi
新浪微博:北京赵健律师
乘座地铁6、9号线,白石桥南C口出

拆迁热点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拆迁热点 > 正文

谁是最后的胜利者

文章来源:中国拆迁律师网         发布日期:2012-03-13 23:17:26

近几年,各大小城市都在打着使城市更美好、让百姓过上城市人生活的旗号,马不停蹄地征地拆迁,把一批又一批的农民赶上那些他们被称之为“城市人”才配居住的具有电梯的高楼,让这些在他们眼里为土鳖的农民不仅“提高”了生活质量,而且提高了生活的“高度”。
但是,现在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刁民”不知好歹,对我们政府和拆迁单位的好意不但不领情,反而敬酒不吃吃罚酒。对政府让他们过上城市人生活的想法和做法,不但不感激,反而在丢弃铁锹和锄头后,扛起了法律的武器,冲着“全心全意”为他们的“公仆”开炮。这实在是令那些自认为是在为百姓服务的“公仆们”脸上过不去,心里更过不去!热脸贴了个冷屁股。
给你们点权利你们就不当自己是百姓了,有点权利你们就反客为主了!我们不发威,你们还真当自己的“权利”是“权力”呢?而“刁民”们也不甘示弱,新中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毛泽东带领农民建立新中国的基础就是建国后给百姓分田地,让百姓拥有自己的土地。而且我们即便是“刁民”,也是百姓,也是人民,在当前的中国,党的利益至上没有错,但是我党明确提出了党是为人民的利益而生的,党是代表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的。所以当我们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时,无论对方是谁,我们都有权利和权力来维护。你们享有权力没错,但是你们的权力是我们赋予的,我们随时可以行使我们的罢免权,让你们失去手中的权力。我们不仅仅享有权利,更享有最基础、最根源的权力,所以不是我们反客为主,反客为主的是你们,准确点说反仆为主的是你们!
被拆迁户与政府之间的博弈就此展开,口舌之争是不可避免的。当然政府的时间是比较宝贵的(至少公仆认为他的时间比百姓宝贵),他们要为更多的人服务。在争不出结果后,或者在拆迁单位没有耐心后,文明的理论之辩到此结束,该是展现力量的时候了。谁的力量大或者谁能够压得住谁,谁就是胜者!在与政府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拆迁单位面前,农民显然是手无缚鸡之力,因为拆迁单位一般都神通广大,可以借调各路人马,文武双全。在遭遇抵抗时,还可以借调堪称国家机器的公安机关,甚至特警、法院、城管都能为之效力、服务。于是,很多被拆迁户迫于无法与之抗衡,便草草收兵,早日腾出自己的房屋,割让出祖祖辈辈上百年甚至上千年耕种的土地。但是社会会发展,终究不是因为有退缩的人,而是因为有敢于付出、敢于牺牲的人,面对拆迁单位请来的三教九流之辈他们巍然不动,甚至在手持警棍、警枪、盾牌的武器之下,他们依旧不动声色。因为在他们心中有一个信:房子是我的,地是我的,你们不经过我同意,就是不能拆,不能收回。这是最朴素的信念,也是最简单的信念!
于是在各个拆迁地块,上演了各式各样的对抗。有人为了保住自己祖传几代的房子,给后代留下点财富而情愿往身上浇汽油放火自焚;有人为了防止在自己睡觉时被不明人士挟持带走,家人轮流值班放哨;有人为了防止施工机器砸到自己的房屋,用几罐煤气来自保;也有无法当面抵抗的人,冒着被关进黑监狱、被劳教的危险,北上跪倒在中央机关门前的……他们用各种方法来抵抗,只为保护自己的合法财产。
在想起主席说过我们是法治社会时,他们开始诉诸法律,把希望寄托在一个叫做人民法院的地方。无奈中国是个神奇的国家,那些叫做人民的地方,往往不认为被拆迁户是人民,于是采取各种办法来应付他们不认为是人民的被拆迁户。不接待、接待不受理、不受理不出裁定、受理不审判、审判不判决、审判走过场等等,各种法律的规定、最高院的规定在他们眼里都是浮云,地方政府的指令、地方规定、政策是他们从事所有审判的依据。如此,拆迁单位和政府都笑了,你们这些刁民,告吧,看你们还能耍什么花样,跟我们斗,你们太嫩了!
“刁民们”仍然不服输,因为他们还是坚信自己的信念。有理就自然有公道,天下总有说理的地方。温家宝总理为百姓服务,替人民办事,他们就去找总理,于是他们选择了北上。他们不是不知道北上的艰辛和危险,虽然不比抗日危险,却比抗日难受;虽然不比直接对抗拆迁单位更危险,但是却比对抗拆迁单位更冒险。但是如果不北上,他们还有其他选择吗?他们不是没有自焚的勇气,而是觉得自焚是不明智的。虽说明智解决不了问题,但是不明智肯定解决不了问题。北上的路上,他们时刻都要警惕着,因为有人还没出城,就被不明人士在公共场所打伤还无人敢救,被不明人士强制送到精神病院强制治疗,被不明人士抓到宾馆后侮辱、体罚,被以各种名义请到派出所后再以各种名义送到劳教所,被不明人士……总之,在没出城之前先经历九九八十一难或者更多。玄奘法师如果依然在世,也会被他们感动!究竟石头总是有裂缝的,总有人能“乔装打扮”成功突围,来到传说中的多朝皇帝居住过的城市。来到天子脚下,并不意味着绝对安全了,出不了火车站或到不了中央机关门口就被“破获”的人大有人在,他们或者被关在北京的黑监狱,或者被强制扭送回去,住在当地的黑监狱。侥幸脱逃的极个别人,能够成功的在国家机关门口几公里的队伍后排上队,等待我朝大臣的接待。
那些有幸得到大臣“宠幸”的被拆迁户会得到当地政府的重视,被专车接回,甚至中央会作出执政为民的表率,派专人陪他们回家,直接参与他们和当地政府谈判。当然这并不意味着问题解决了,因为当地政府的公关能力是绝对不容忽视的,问题是否能解决取决于中央所派人员的意念是否像拆迁户一样坚定。当然,我们不能怀疑中央所派人员的信念,每个社会之所以还存在甚至发展,就是因为还存在真理和正义,存在有正义感的人。
于是,有被拆迁户最终与拆迁单位和当地政府达成了共识,双方友好地握手言和。虽然被拆迁户还是爬上了高楼,但是至少他认为这么做是公道的。有人认为,这些人的执着和坚持得到了回报,他们胜利了!而其他没有坚持下来的人都惨败在拆迁单位的机器下。胜利的人虽然胜利了,但毕竟是少数中的极少数,所以最终的获胜者应该算是拆迁单位或者当地政府。
但是纵观整个过程,被拆迁户胜利了吗?如果认为他们没胜利,那么是拆迁单位胜利了吗?什么是胜利,胜利的标志或者标准是什么?被拆迁户历经万苦,遭遇万劫,最终还是失去土地,上了高楼。即使赔偿再合理,能抵得过土地的价值,换的来以前的那种生活,保得住祖祖辈辈留下来的遗产?拆迁单位获得了土地,平息了“钉子户”、“刁民”的上访,但是其动用了多少资源,浪费了多少纳税人的血汗钱?到底谁是真正的胜利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