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更多>>
详细地图位置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首体南路22号国兴
大厦21层
电话:010-56225888 13466679266
传真:010-68945339
邮箱:zhaojian148@163.com
微信公众号:zhaojianlvshi
新浪微博:北京赵健律师
乘座地铁6、9号线,白石桥南C口出

拆迁热点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拆迁热点 > 正文

征地拆迁贪腐苍蝇成群猛于虎

文章来源:赵健拆迁律师         发布日期:2016-03-15 15:46:07

 

  阳春三月,草长莺飞,近日正值两会期间,昨日网曝在山西省代表团开放日上答记者问:经济下行与反腐败的关系?此一提问时表示:山西119个县市区,去年财政收入最少的3300万。排在后9位的9个县,都是贫困县,9个县的财政收入6.07个亿。其中一个山西副市长贪腐的金额现在查处的6.44亿,超过9个贫困县去年一年的财政收入。

  是的,一个副市长,在地方上就是群众的“天”,当下查处的贪腐金额就高达6.44亿,笔者生在农村长在农村,最能体会广大劳苦大众的不易,此等贪腐数字实属让笔者震惊,你我对此等贪腐的咬牙切齿之唾弃,笔者不在此赘述,只是不晓得上述的6.44亿数字里面是否与征地拆迁领域有涉,笔者深知广大被拆迁户的不易,行业人在做精做专征地拆迁法律事务的同时,也在不断的用文字去表达着对这个领域的寄思,下面就让笔者带你到征地拆迁领域看看这里面的贪腐现状。
 

征地拆迁贪腐苍蝇成群猛于虎


  第一:征地拆迁腐败基层干部弄权大肆敛财中饱私囊

  近年来,随着城市化进程的不断加快大量土地被征用,征地搬迁补偿的数量、范围、广度和深度都在不断扩大,由此引发的与征地搬迁领域有关的腐败问题也随之增多,涉案金额不断翻新,试举几例近年来涉案金额超千万元的案件让我们尝试探讨:

  北京市顺义区李桥镇原镇长、党委书记李丙春,利用职权贪污拆迁款达3800余万元、挪用公款1.78亿余元,贪腐数额达到2亿元,成为京城落马镇长中涉案数额最大的一位。李丙春最终被数罪并罚,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近4年已有101名村干部因贪污腐败落马,多数涉及征地拆迁、为违章建筑充当“保护伞”。中山市火炬开发区宫花村3名村干部在十多年时间里,鲸吞征地补偿款高达1.27亿元。

  北京市朝阳区孙河乡康营村委会原委员梁达伙同他人,使用虚假的评估报告数据,出具虚假经营文件,骗取政府拆迁补偿款高达1.89亿元。

  北京市丰台区花乡高立庄村原党总支委员、高立庄村投资管理公司原董事长兼总经理陈伟杰,短短7年间,利用职务便利,在旧村改造、征地拆迁等业务中,多次向他人索贿共计1625万余元。陈伟杰因受贿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七年。

  深圳市龙岗街道南联社区村委会原主任周伟思曾被网曝“坐拥20亿资产”因涉嫌受贿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单位行贿罪三项罪名受审,其涉案总金额超过5000万元,主要来自旧改项目和统建楼建设中收取开发商的好处费。

  从以上案例当中不难看出有三例均发生在“皇城帝都”,帝都脚下尚且如此,那么三四线城市呢?

  第二:安置房腐败基层干部视为自家资产随意分配

  安置房,原本是为了保障被拆迁住户和失地农民的住房问题所建的房屋,是一项民生工程。然而,不少地方的村干部竟利用建造分配安置房的职务便利,打起了安置房的主意。

  浙江省永嘉县江北街道新桥村委会原主任余乾寿利用安置房建设等途径,和其他9名村干部瓜分了价值18亿元的316套安置房。其中,他本人获得13套,原村支部书记葛彩华(在逃)获得55套。此案曝光后,引起全国轰动。

  山西省太原市迎泽区王家峰村是该市53个城中村改造项目之一,“寸土寸金”的独特资源优势带来了巨大的利益诱惑。当时任王家峰村委会主任的孙世维,违规开发楼盘19栋。开发公司边建边售,违规售出13栋楼881套住房,致使大部分村民无法正常回迁。

  河南省郑州市二七区齐礼阎村原村支书阎海明趁政府安置拆迁村民之机,将安置土地当成他的牟利之源,先后贪污、受贿2000余万元。

  江苏省南京市火车南站项目拆迁中,有60多户符合安置的村民因未能得到及时安置,多次向各级有关部门反映,由此牵出了46户通过弄虚作假拿到安置房,其中,34户除骗取安置房外,还骗取拆迁补偿款963.5万元的大案。在案件调查中,还查出4名村干部涉嫌贪污、受贿和挪用公款计1000余万元的问题。

  河南省许昌市东城区拆迁领域60余人相继被检察机关批捕、起诉,加上数人潜逃,东城区拆迁办全军覆没,日常工作全面停顿;所有的涉案人员,以拆迁之名“团购”了许昌市东城区的拆迁事务,为自身谋取利益,贪污、受贿的涉案金额动辄数百上千万元。在这场组团腐败中,负责拆迁的官员之间达成了彼此合作、互不干涉的“默契”,而被拆迁的村民和负责拆迁的官员之间也携起手来,联手作案、集体合谋。

  基层干部之所以随意分配安置房,首先是制度不完善导致的,制度上的不完善造成基层干部权力失控,笔者在我所公号往期的文章里面针对此点已有示明。其次是监管不到位甚至缺失,再加上基层组织多为“家长制”掌权,基层干部就相当于“土皇帝”,无人能管。最后是信息不通畅,国家的法律法规政策在农村的普及不到位,广大群众不知道自己的权益被劫持。

  为何拆迁征地容易沦为“腐败工程”?

  主要原因有:一是:一般涉及拆迁征地的,都是时间紧、任务很重的,往往是要结果不求过程,从而忽视对拆迁征地工作人员的监管;二是:不公开、不公示,拆迁征地常常采取各个击破,工作人员对待不同的对象暗箱操作,安置补偿标准不一,给拆迁征地沦为“腐败工程”埋下了伏笔。

  “老虎”之凶猛在于其自身的强大和锋利的爪牙,而“苍蝇”则是靠数量上的优势拉帮结派,是成群结队的。一个“苍蝇”或许无伤大雅,但当百只千只万只凑到一起,其危害恐怕还要超过“老虎”呢!也正是由于“苍蝇”不受关注,他们才能放心大胆地贪污受贿,更可怕的是,“老虎”虽凶却居庙堂之高,距离老百姓的生活还有一段距离。所以说,千万不要小看了苍蝇,他们若是成群,害处和老虎比起来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拆迁律师建议:应从进一步完善征地拆迁政策体系入手,保障被拆迁户合法的土地收益,规范征地拆迁工作流程,压缩基层干部从中获益的空间;同时加大对各种违法违规,尤其采取暴力手段进行征地拆迁行为的惩处力度,切实维护群众合法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