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更多>>
详细地图位置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首体南路22号国兴
大厦21层
电话:010-56225888 13466679266
传真:010-68945339
邮箱:zhaojian148@163.com
微信公众号:zhaojianlvshi
新浪微博:北京赵健律师
乘座地铁6、9号线,白石桥南C口出

拆迁快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拆迁快讯 > 正文

大拆迁,谁在纵容谁去问责

文章来源:         发布日期:2013-03-27 18:04:06

  近来拆迁风行越演越烈,不管是广州文化净土红专厂,还是西安令人敬佩的阿房宫,到现在的南京老城南,都被传说着将要被拆迁。

  广州红专厂其前身是成立于1956年的广东罐头厂(鹰金钱食品厂),当时,该厂是亚洲最大的罐头厂,也是苏联援助新中国最大的轻工业项目之一,旧厂区内最早的厂房是清一色的苏式建筑。2008年,为了响应政府“退二进三”的政策,鹰金钱食品厂搬离广州市区。但园区的历史老建筑得以保存下来,并被打造成创意文化园,既保留了城市的记忆,又实现了现代艺术文化交流活动与市民生活的互动,创造一个艺术、人文、时尚、休闲的新都市空间。

  1995年,秦阿房宫景区正式开工,2000年与游客见面。景区占地680多亩,投资了2亿多元。开放第二年起,每年游客量达50万人以上,景区也成了西安市固定宣传景点之一。

  连月来,诸路媒体紧急呼吁:南京的老城南保不住了!南京不仅有六朝古都的繁华与沧桑,也有外敌屠城的血腥记忆。有人说,老城南之于南京,就像西岱岛之于巴黎。

  纵然这些地方有着浓厚的历史和意义,还是不能阻挡“拆迁党”之狂飙突进。

  随之而来的抵抗多少有些悲壮。与此同时,你也不得不感慨:在中国,“拆迁党”是一支多么剽悍的力量。然而,在现在这个和平年代里,突然有人说“南京这个历史文化名城即将名存实亡”时,多少还有些惊讶。尽管现实的逻辑一次次告诉我们,这可能的结局不在意料之外。

  如有媒体报道:“这几个月来,总理的批示、调查组的结论、副市长的表态,还有专家的不断呼吁,仍然不能阻止南京老城南的疯狂拆迁。”谁都知道,这样的拆迁,不仅在消灭旧城,消灭文化,而且损害了人的基本权利与尊严;这样的拆迁,如果需要一个沉重的名字,我们就叫它 “南京大拆迁”。

  具体到拆迁,有时候,你不禁会胡思乱想,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是不是中了拆迁的诅咒。一代代像嗑了摇头丸一样拼命地自我否定、互相拆台,这拆迁大概也算是一种“国粹”了。无论是一个人还是一代人,如果看不到本国有什么好东西,眼里自然只剩下一穷二白了。回想起来,乡间那些有天井的接天接地的老房子,本是乡村最珍贵的记忆,然而在战争和随后的运动中,它们绝大多数都被毁掉了。

  可以肯定的是,一个短视的时代绝不会是一个伟大的时代。今天的城市与乡村一样,许多美好的、有时间感的东西正在消逝,而且一去不复返。面对这一切,任何一个有责任心的地方政府都应该自问:那些肆无忌惮毁灭历史与文明的人———究竟谁在纵容?究竟谁去问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