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事业

联系我们

更多>>
详细地图位置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首体南路22号国兴
大厦21层
电话:010-56225888 13466679266
传真:010-68945339
邮箱:zhaojian148@163.com
微信公众号:zhaojianlvshi
新浪微博:北京赵健律师
乘座地铁6、9号线,白石桥南C口出

公益案例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益事业 > 公益案例 > 正文

索玛花开

文章来源:库建辉         发布日期:2015-09-07 13:41:03


  记不清哪天上午在新浪博客读到《泪》了,我也是非常感性的人,一个男人在办公室流泪可不好看。我在网上简单搜了一下关于大凉山的情况,想捐点钱过去。下午联系云南大理的爱心小站询问他们在四川设点的捐助事项,答目前在四川地区只接受图书捐赠。好吧,给小孩买书可不是我的强项。

  8月30号上午,赵健律师与我联系说,索玛花爱心小学可能要被拆。下午我们就与索玛慈善基金会的两位理事坐在了一起,大家理念一致沟通也就非常的顺畅了。推掉其他的事情8月31日凌晨四点多我们便开始了这次西昌之行。


索玛花基金会


  飞机经停成都,然后再到西昌的青山机场,在抵达西昌上空时下降的飞机被猛然的拉升了起来,心想情况不妙,飞机刚平稳些空乘人员立刻出来向大家解释,他们的机长非常的优秀,由于西昌上空云层太低,无法看清跑道,为了大家的安全所以返航。三点左右又回到了成都,所以我的航程上有了成都到成都的小插曲。落地后不久收到黄红斌(索玛慈善基金会理事长,昵称老邪哥哥)被西昌林业公安局带走的消息。下午五点入住了航空公司安排的酒店,才发现我们仅吃了一顿早餐。


索玛花的的孩子们


  晚上九点多成都的陈律师来访,沟通后我们得出的结论一致,被突然带走的黄红斌应该无事只需配合调查即可,我们也相信西昌公安人员会在法律框架内处理问题。送走陈律师一行人,简单理了一下思路,向同屋的张律师(邯郸执业,大学教授。同一个航班,有缘同住。)探讨了几个关于本案罪与非罪的问题。一夜无语。

  9月1日下午1点余抵达西昌,我向接机的徐老师提的第一个问题,我饿了,能不能先找个饭店吃点东西?另外一个老师说,那先去我们宿舍吧,我们给你做。2点吃到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里面放了鸡蛋和青菜,一眼就知道很用心,清淡爽口,只是没有记住小老师的名字,只知道来自重庆。吃饭时简单聊了一下他们的生活,支教老师每月补助600元,一般每个月还能略有结余,多的可以剩下四百。我顿了顿,她们继续说,在山里没有地方花钱。一个成人一个月200元的生活费,苦不苦大家心里明白。我把面条吃了个精光。

  黄红斌的爱人来了,总是哭,哭不是因为黄被带走了,她也相信政府能够公正处理,她担心老黄被拘的事情会影响到其他人,爱心小学会被拆,黄倾注了心血的爱心事业因此画上句号。我们都来劝她,她说政府其实也在努力改善凉山的现状。黄把爱心小学当做自己的孩子看待,但实际付出的远远多过对自己的孩子。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我们也不能多说什么,只是安慰她,政府也有爱,会留下学校的,毕竟是全国很多爱心人士花了不菲的代价建设的。

  送走了黄的爱人,徐老师开始整理我需要的材料。我同其他几位老师说我希望明天早晨去一趟学校。她们说,估计你上不去,这几天多雨,如果不下雨车开到不能开需要再爬二个小时的山路才能到,下雨的话要爬四个小时以上。我承认我又一次低估了她们。期间,她们收到同事的微信红包,都很高兴,晚上可以多买几个菜改善生活了,或许是因为我的到来吧。

  黄姐,某慈善基金的志愿者,热爱公益、摄影。晚饭时她才赶到西昌索玛花的办公室。她将用摄影的形式记录索玛花发生的一切。我不知道是不是可以把她们定义为职业公益人,她们一直为自己喜欢的事情而奔波,没有酬劳,只有付出。认识她们太晚了!但有缘终会相见。

  晚饭时有了一些黄的消息,大家很激动,她们都是黄的忠实拥护者。骗一个人一时容易,骗很多人很多年很难。做了一桌子可口的饭菜,大声的开着对方的玩笑,年轻人特有的激情,我好像也很年轻吧但内心没有波澜。看到她们我知道90后是有希望的一代,她们已经超越了很多东西。


索玛花的工位


  老黄回来了,第一时间来了宿舍没有回家。见面和每个人拥抱。他太累了我们没有允许他过多说话就送他回家,他坚持先理发再回家。送完他,我回到宾馆也十一点多了,就一个字累。倒头便睡。四点多醒了,窗外的雨声很大,我可以心安理得的不爬山了。


泥泞的山路


  9月2日,我九点前到了索玛花的办公室,工作人员早就到了,黄姐也在阳台上端着摄像机等着老黄的到来。工作人员忙忙碌碌,进进出出,我只能愣愣的站在一旁。期间,陆陆续续有一些好心人来打听黄的情况,得知黄平安后就走了。不少新闻媒体也打电话过来,由于没有办法核实身份均被婉拒了。黄比平时晚到了办公室,正常开展工作,表示一切听从政府统一安排。我提议请大家一起吃午饭,但忙到12点了还没有完,12点半,我坚持先下去点菜了,在楼下饭店等到一点多他们才下来。问了其他老师,平时他们自己做饭,只是偶尔忙不过来才点菜在外面吃。剩了一些菜,很少,平时可能我们起身就离开了老黄要打包带给还在忙没有下楼的工作人员,我看不过就又点了一个菜。生活习惯是日积月累来得,不会偶然改变!


索玛花的工作人员


  下午依旧忙碌,3点起身告辞,老黄送了我索玛花的徽章和一本他们13年出版的《索玛花开》。互道珍重。短暂的接触,绽放着人性的光辉。七点即将要登上返京的航班时接到西昌某咨询者的电话,恳请返回西昌,纠结了半刻还是决定再次返程西昌。

  2015年9月4日凌晨1点30分到京。

  其实,每个人心里都有一颗珍珠,封存太久就暗淡了。当看到别人捧出珍珠时,不禁暗自思忖“我也有”,也跟着掏出自己的。每个人都捧出心底的珍珠,擦亮它,璀璨它,整个世界就被点亮了!

  索玛花开,人间有爱!


库建辉

二0一五年九月四日


  附注:本文倒数第二段援引于林克、黄红斌所著《索玛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