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拆迁

更多>>

联系我们

更多>>
详细地图位置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首体南路22号国兴
大厦21层
电话:010-56225888 13466679266
传真:010-68945339
邮箱:zhaojian148@163.com
微信公众号:zhaojianlvshi
新浪微博:北京赵健律师
乘座地铁6、9号线,白石桥南C口出

拆迁:使我苦恼使我忧

作者: 徐一冰         发布时间:2013-11-19 15:48:24 分享道

                            

  照理说逢遇拆迁,是一件喜笑颜开的大好事。可是我却无论如何高兴不起来。我已经被拆迁这件事弄得心力憔悴,长久处于亚健康状态。何以如此?其原因,全在于征迁方给出的价格实在太低了,叫人难以接受。

  我的拆迁标的,是一个面积为3亩的苗圃。那是1993年初春时节,我和3位亲戚合伙开办的一家苗圃。领取营业执照之后,请泥水匠在苗圃的周围砌了围墙。我们在全部栽培观赏类木本植物,主要品种有香樟、桂树、银杏。经过多年的精心培育,现如今这些植物长势良好。

  只可惜,征迁方对于这些绿意葱葱的植物,根本不当一回事,仅愿意赔偿动迁所需的费用7万元。这对我们来说,当然不乐意接受。因为,找不到合适的土地,你叫我们迁到哪里去啊?况且这不是说迁就能迁的。我们的意思是只要征迁方按市场价收购苗圃里的树木,我们立马就鉴约搬走。

  可是征迁方却不愿意请中介机构评定现有植物的价值,而是一厢情愿,只肯按他们所出的区区10万元价格,收购苗圃里的全部植物。

  这与市场上的实际成交价格实在相去太远,还不到三分之一。我们据理力争,请他们派出相关人员,到苗木市场上对同品种,同规格的苗木作实地考察。

  在三个以上的真实成交价面前,征迁方作出了让步,愿意出价15万元与我们鉴定征迁约议。

  我们三位合伙人经过商量,一致认为,这样的价格依然不能体现现有植物的真正价值,属严重低估。我们提出了30万元的要求。

  可是我们实事求事,依据现有苗木市场中等价格提出的作价方案,却遭到了征迁方的冷处理,他们一方面以“研究研究”为借口搪塞,一方面纠集社会上一些不务正业的人,暗地里对我们的苗圃大搞破坏活动。

  今年夏天我们这里连续3个月没有下一滴雨,植物全靠早晚丙次浇水,才不致于枯死。可是,连接苗圃的自来水管经常会莫明其妙的破损。在无奈的情况下,我们只得购卖软管和潜水泵,从100多米外的水塘里抽水浇淋。

  一计不成,又设一计。看到我们自己购设备,想办法解决了水源,之后这些人又对供电线路动起了坏脑筋,反正隔三差四的就来个停电,我们心急火燎,只得请来电工师傅检查线路。结果发现是锐器人为剪割输电线路造成的停电。

  现如今,我们的苗圃成了征迁单位的眼中钉,肉中剌。从今年上半年4月份到现在,半年多时间过去了,还是没有达成共识。我们三位合伙人决心坚持下去,直到有一个公正的结果为止。

  不过话虽然这样讲,可是苗圃的日子却越来越不好过。半夜三更经常会有人翻墙进来,抡起斧头之类疯狂砍树。使好端端的名贵苗木不幸夭折。每每看到历经数年,辛辛苦苦培育出来的苗木,横遭如此惨运,我们心痛得茶饭无思。

  为了苗圃的安全,从7月份开始,我们投入资金按装了一套红外监控系统。原以有了它,可以扼止人为的破坏活动了,想不到那些大有来头的破坏分子,根本不把它当一回事。只是拿一张纸,往探头上一罩,照样做砍杀苗木的勾当。

  面对惨不忍睹的现场,我们曾经向当地的派出所报案,要求查办作案者。可是警察只不过匆匆到现场看了一眼,拍了几张照片,便杳无音讯了。可怜的名贵苗木,依然遭遇夺命之灾

  技防显得弱不禁风。几经考虑,我们只能采用轮流值班的人防方法。今年8月份开始,我们三位合伙人,每天晚上轮流在苗圃里值班,只要一有风吹草动,我们就一手拿手电筒,一手拿照相机,第一时间出现在现场,以求取得证据。这个办法虽然花力气,却也在一定程度了扼止了破坏行动。之后,再没有出现翻墙入园,刀砍斧劈名贵苗木的事件。

  树欲静而风不止。现在我们三位合伙人,仍处于高度戒备状态之中,每隔两天就要轮到一次值班。只要是值班,晚上饭碗一丢,就得上岗,一直要到第二天早上8点才能回家。长此以往,船露钉,人露筋。人累得不行。我有时会忧心忡忡地发塄:这场矿日持久的苗圃保卫战,不知还要持续多少日子?疲惫的躯体,不知能否看到苗圃价值回归的那一天?。

  不少人都以为拆迁可以发一笔财,可以改变生活的轨迹。可是为什么轮到自己拆迁了,要一个公道的动迁价格就这样的难?

  拆迁,使我苦恼使我忧。现在,一提及拆迁这两个字,我就头痛!

  声明:此稿件来源为被拆迁户,中国拆迁律师网不对本稿件内容真实性负责。如发现政治性、事实性、技术性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并提供稿件的纠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