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行程

您的位置:首页>律师行程

律师行程

射阳两曝突击拆迁事件 1200多平米房屋被夷为平地

文章来源:京平拆迁律师
发布日期:2013-09-06
分享到:
44.4K

  

  [提要] ”  据朱玉飞介绍,违法拆迁前就拆迁补偿问题镇政府先后找过他七八次,但20万的现金补偿他远远不能接受。”  7月12日上午,本网编辑前往射阳县合德镇政府了解情况,合德镇党委书记陈文锋表示自己并不清楚汇林木线条厂拆迁的事情。

  

 

  汇林木线条厂拆迁现场

  

 

  被拆后的汇林木线条厂(刘国超/摄)

  日前,本网编辑接到汇林木线条厂负责人张中林投诉反映:2013年5月25日中午,他赶回厂房后发现,其生产、经营用房已变成一片废墟;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朱玉飞身上,他称,去年9月13日凌晨四点被一伙不明身份的人叫醒并带走,中午回到家时已“无家可归”。据投诉人表示,此类现象在当地并不少见。为此,本网编辑专门前往射阳县合德镇进行调查。

  户主投诉:600多平米房子夷为平地

  据张中林介绍,其位于射阳县合德镇城南派出所东隔壁的经营用房于5月25日上午被射阳县住建局城建监察大队与合德镇政府工作人员强行拆除。“违法拆迁时,合德镇重点办主任祁坤约我在好运来宾馆谈拆迁补偿问题,突然有十几个人闯进来抢走了我的手机;而同时我妻子则被十多个人堵在自己家里。”张中林说。

  张中林称:汇林木线条厂厂房建筑面积共计670平方米,其中86.15平米是2002年经射阳县合德镇条心居委会过户所得,131.56平米是2009年以20万元从居委会购得,还有400多平米是2006年经居委会同意后使用,但无相关产权证。

  据张中林说,从2010年开始,合德镇政府先后十几次找他谈过拆迁补偿,最终谈妥补偿方案为145万元现金和一套安置房。“5月24日,当我准备签补偿协议时,镇政府又将之前承诺的现金补偿减少了5万。”张中林说,因为镇政府临时变卦,他拒绝签署补偿协议。于是,就出现了第二天的突击违法拆迁违法拆迁后的现场,张中林指着一堆砖石瓦砾对本网编辑说:“镇政府突然拆迁,厂房里的机械、设备等都遭到损坏,就连一个茶杯也没有机会拿出来。”张中林表示,5月25日之前,从未见到政府送达有关违法拆迁的书面文件。

  类似情况,半年多前就发生在合德镇条心居委会的朱玉飞身上。家住合德镇兴南路128号的朱玉飞兄弟四人房屋建筑面积计600多平方米,其中91平米有房产证,43平米拥有住建局颁发的临时建房执照。2012年9月13日凌晨4点,朱玉飞在睡梦中被人叫醒。据他回忆,十几个陌生人将其带到劳动宾馆,当日12点被放回家时,其住房已被夷为平地。朱玉飞说:“除了一身衣服,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拿出来。”

  据朱玉飞介绍,违法拆迁前就拆迁补偿问题镇政府先后找过他七八次,但20万的现金补偿他远远不能接受。对于违法拆迁,朱玉飞表示太突然,“9月12日晚,合德镇重点办主任祁坤在我家谈拆迁补偿,当晚12点才走。镇政府最后一次谈拆迁补偿距离违法拆迁仅隔四个小时。”

  本网调查:镇政府官员“躲猫猫”

  本网编辑就张中林投诉的问题致电射阳县合德镇镇长徐旭东,徐镇长称自己并未参与违法拆迁,但会安排知情部门给予答复。当第二次给徐镇长致电时,他以开车为由挂断,以后再次拨打则无人接听。随后,本网编辑致电住射阳县建局城建执法大队队长张厂虎和合德镇重点办主任祁坤,不是无人接听就是已关机。最后,本网编辑拨通了合德镇村建服务中心副主任陆荣的电话,陆荣说:“自己到任时间并不长,对汇林木线条厂拆迁的具体情况并不清楚。”

  7月12日上午,本网编辑前往射阳县合德镇政府了解情况,合德镇党委书记陈文锋表示自己并不清楚汇林木线条厂拆迁的事情。经过镇政府宣传办公室陈主任的沟通,我们电话联系到了重点办主任祁坤。当问及对张中林汇林木线条厂的拆迁是否出具违法拆迁决定书时,祁主任电话中说:“张中林的房屋大部分是违章建筑,当地针对违建,大部分都是如此解决。”针对违章建筑应当如何认定,祁主任表示这件事电话说不清楚,希望下午3点钟见面详谈。到12日下午4点20分,在合德镇宣传办公室陈主任再三催促下,本网编辑仍旧未在合德镇政府见到祁主任身影。回南京的路上,祁主任来电称已到镇政府,但我们已经离开。

  8月6日,本网向射阳县委宣传部发去采访函,但截至目前仍未收到射阳县相关部门回函。8月30日,射阳县合德镇宣传办公室陈主任致电本网编辑说:“射阳县委宣传部已将采访函转给我们,但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拆迁决策主体是县政府和县住建局。”

44.4K
本网站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