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迁资讯

您的位置:首页>拆迁资讯

拆迁资讯

涉嫌“敲诈开发商”:一位拆迁户的被捕悬疑

文章来源: 东方早报
发布日期:2012-05-09
分享到:
44.4K
 ■ 经“口头协议”,河南平顶山66岁老人收到96万拆迁补偿款,

  次日开发商报警,称书面合同款仅45.4万,另外50.6万系敲诈

  ■ 另一拆迁户因有约定补偿款额的录音,开发商报警未获立案

  鹰城集团公司网站显示,该集团前身为平顶山市鹰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成立于1993年,现有固定资产5亿元,流动资金1亿元,累计实现产值及营业额近50亿元,2007年曾荣获平顶山市辉煌建市50周年“兴市模范”称号,集团董事长张顺义曾获“河南省优秀政协委员企业家”称号。据《检察日报》报道,2003年平顶山土地局原局长贺高坡受贿一案中,张顺义为获得两宗土地的使用权,曾于1999年两次分别行贿贺5万及10万元,贺高坡最终因受贿16.5万元被判刑10年。2011年,鹰城集团还曾卷入广受关注的“激动门”:该集团2006年将市房管局告上法庭,要强行征收一名房主的房子,在两级法院三次审理作出对房主有利的判决后,平顶山中院2011年竟因开发商“情绪激动”再次立案,要第四次审理,违反了关于案件诉讼次数的规定。在媒体介入后,平顶山中院撤销立案。

  鹰城集团二三事

  早报特派记者 简光洲

  发自河南平顶山

  4月13日,河南平顶山66岁的老人朱振忠在家中被建设路派出所以涉嫌敲诈罪从家中带走,当日被送往平顶山第一看守所羁押。4月24日,朱被平顶山市卫东区人民检察院正式批捕。

  去年10月9日,拆迁户朱振忠在河南鹰城集团有限公司的多名工作人员陪同下,拿到了96万元拆迁补偿款。然而,第二天,“钱还没有捂热”的朱振忠就被当地的建设路派出所要求前往说明情况,原因是鹰城集团报警反映他“敲诈勒索”。

  鹰城集团报警的理由是,拆迁补偿合同上显示向朱振忠支付的房屋补偿金只有45万余元,但实际上朱家却拿到了96万元,多余的50余万是敲诈勒索所得。

  朱家的解释则是,96万元是双方的口头协议,鹰城集团自愿地分别以转账及现金支付的方式分两次进行了支付。直到此时,朱家才明白陷入了开发商早就设立的“圈套”。

  在此后长达半年的时间里,建设路派出所多次表示“上面有压力”,希望以“部分退款”或“对外宣称退了钱”等方式解决此事,但朱家以补偿款是双方自愿并没有错而加以拒绝。因为口头协议款高于书面合同款而被鹰城集团以“敲诈勒索”控告的还有朱振忠的邻居解辉(化名),但因为解家有相关录音证据而未被批捕。

  在朱振忠的邻居看来,老朱之所以被抓进去了,是因为他不肯妥协妨碍了平顶山市重点商圈建设的拆迁工作,“开发商的目的在于杀一儆百”。

  口头协议异于书面合同

  拆迁户:这是个“圈套”

  朱振忠被抓进去的那一刻,朱的家人才明白“从一开始就掉进了开发商早就布置好的圈套”。

  朱振忠家所在的大众路与开源路是平顶山市中心最为繁华的商业区,这里被当地政府规划为顶级的集商业、居住、娱乐、休闲等功能于一体的高档复合型商务中心,朱家也被列为拆迁对象。朱家所在的拆迁地块共涉及四栋楼160多户,目前还有近60户没有走。朱家住在其中一栋7层楼的4楼。

  负责开发这片地块的是与朱振忠家一马路之隔的河南鹰城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鹰城集团)。据鹰城集团的公司网站上介绍,这个地块已被规划为平顶山市重点建设项目,位于核心商业区,具有极大的商业价值。

  “开发商和我们谈了两三年,拆迁补偿价格一直没有谈拢。”朱振忠的妻子牛菊芳介绍。但是去年9月29日,一个自称是卫东区政府工作人员的宋长安到朱家谈买卖房子的事,这个人似乎是在为拆迁户说话,因此双方很快就达成了口头协议:约95平方米的房子补偿96万元。

  事后,朱家及其邻居才知道宋长安其实是鹰城集团的工作人员。

  去年10月8日,在通过转账形式支付了453920元之后,鹰城集团又通知朱家去领取剩余的506080元。牛菊芳介绍,“因为银行下班了,我们就没敢收这钱,也没有签协议。”第二天,鹰城集团工作人员又主动陪朱家一起去银行支付了剩余的钱。在收到钱后,朱家在现金收据上明确写明506080元系部分卖房款。

  让朱家人有点意外的是,拆迁补偿合同上显示的房屋补偿款为453920元。朱家人对此提出异议,但鹰城集团的工作人员解释说,这个协议是为了完成拆迁任务,主要是做给区政府和其他拆迁户看的。朱家心想钱也拿到了,开发商说的也有道理,于是就在协议上签了字,并没有继续提出异议。

  牛菊芳回忆说:“几个月没谈成的事情,在几天内爽快地就谈成了,现在想来从头到尾都是在设圈套。”

  开发商交完钱即报案:

  合同外款项系敲诈所得

  收到拆迁款的第二天,即去年的10月10日下午,正在外面租房子的朱振忠突然接到建设路派出所的电话说:“鹰城集团公司以敲诈勒索为由将你告了,你到公安机关接受调查。”

  11日,朱振忠在家人陪同下到了派出所。牛菊芳回忆:“民警李广杰介绍,鹰城集团公司的宋长安来报案,说我丈夫打电话威胁他,敲诈勒索,依据就是给我们的钱与合同上的钱数不同。”

  被鹰城集团报案指控敲诈勒索的并不止朱振忠一家。

  据早报记者了解,拆迁户解辉(化名)和朱家同一天拿到拆迁款,随后也被鹰城集团以敲诈勒索报了警。

  解辉家的房子为73平方米,双方口头协议拆迁款为61.5万元,但拆迁补偿合同上写明的则是33万元,剩余款项也是以现金支付的,合同上没有显示。

  和做事谨慎的朱振忠一定要先拿到钱后再签字不一样的是,解辉是未拿到钱前就先签订了补偿合同,“合同都签了后我感觉不对,如果开发商不认账那就死无对证。”

  解辉马上想了个补救措施,他给鹰城集团的宋长安打了个电话,电话中有意提到双方约定的补偿总价是61.5万元。解辉把这段通话录了音。

  建设路派出所在找过解辉两次之后,他提供了录音证据证明补偿款是双方自愿,最终警方未立案。

  解辉庆幸地说,“除了录音之外,我还有别的证据。如果没有这些证据,我也和老朱一样被抓了。”

  拆迁户坚称“双方自愿”

  “拒不妥协”后身陷囹圄

  从去年10月10日鹰城集团报警后,建设路派出所多次对朱振忠传讯调查。牛菊芳称,在几个月的调查过程中,办案干警多次说:“平顶山就没有你们这么高的卖房价格,这事政府领导很重视,再三督办要求处理,你们把钱退了吧,不然对你们不好。”朱家则一直认为有国法在,鹰城集团公司的诬告陷害不可能得逞,拒绝退钱。

  去年11月下旬,建设路派出所约了鹰城集团相关负责人和朱家当面对话。脾气一向固执的朱振忠坚持认为,96万元拆迁补偿款是双方自愿的,并不存在敲诈勒索,所以拒绝退钱。这次协调无果而终。

  去年底,派出所对朱振忠下达了正式的传唤通知书,称朱振忠敲诈威胁鹰城集团一案已立案。

  据牛菊芳回忆,派出所一开始并不想抓朱振忠,在朱被正式批捕前,派出所的办案人员多次通过传唤、谈话等形式进行协调,并希望朱家能妥协了事,但都遭到拒绝。

  她说,朱振忠也曾想过妥协:如果开发商觉得96万元高了,朱家把钱全额退还,开发商把房产证还给朱家就行了。但这一提议开发商也不认可。

  在朱振忠的邻居看来,朱振忠的“拒不妥协”最终导致他被抓。今年4月13日上午,十几个民警到朱家将朱振忠带走拘留,10天后朱被正式批捕。

  敲诈勒索罪名有争议

  开发商欲“杀一儆百”?

  “一个年迈的老人怎能轻松地去敲诈在当地能呼风唤雨的房地产集团?一个电话居然能够让对方乖乖把钱送来?所要拆迁的我们的房子是商业开发,价格谈好了才成交的,你不给钱我们怎么能拿到呢?”

  “如果存在敲诈,为什么那么大一个房地产企业不报警?为什么还派专车专人护送我们到银行存钱,而且存了几十万元现金后,不在我们离开银行时报案,而是在第二天才报案的?这样不符合逻辑甚至可笑的事情派出所居然深信不疑?”

  牛菊芳到现在为止也想不通,为什么60多岁的老伴朱振忠突然就成了敲诈勒索犯,并真的被公安机关抓捕且送进了牢里。

  敲诈勒索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对被害人使用威胁或要挟的方法,强行索要公私财物的行为。当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律师认为,从目前的证据来看,朱振忠怎么也构不上敲诈勒索罪:拆迁补偿款是自己的房子所得,就是要价高了也是双方自愿协商的结果;被害人鹰城集团也拿不出朱振忠威胁或要挟的证据。

  朱家的邻居承认,作为重点工程,该地块的拆迁工作因多种原因一直进行得并不顺利,这成为开发商及政府最头痛的事。

  建设路派出所经办朱振忠案的刑侦大队教导员张栋及民警李广杰对早报记者称,目前案件正在侦查,不方便透露案情。而有知情人透露,朱振忠之所以被批捕,是因为上面有指示,基层顶不住压力不得已为之。

  朱振忠涉嫌“敲诈勒索”被捕的事很快在要被拆迁的邻居中传开。接受采访的人都要求早报记者保密,称否则可能就会被威胁。邻居们分析说,“开发商的目的很明显,就是要杀鸡给猴看,杀一儆百”。

  开发商:我们是弱势

  “不会采取恐吓手段”

  朱振忠家及其附近的地块,由鹰城集团负责开发为鹰城商务中心和鹰城国际商贸中心,鹰城集团公司的网站上介绍,“两个中心”项目“占据平顶山贯穿东西的城市主干道和城市核心繁华区域”,“是市政府支持的一个重点开发项目”,“规划建设高层45栋,总建筑面积约105.4万平方米”,未来将“形成新的核心商圈”,“为政府增加财政收入1亿元”。

  昨日,记者见到了鹰城集团行政管理部办公室负责人陈主任。据陈主任介绍,朱振忠家所在地块已规划为平顶山市商业、办公、生活、休闲的高档商务区。“这个项目是政府支持的一个重点项目,也是2008年、2009年华合论坛招商引资过来的项目,台资企业是我们的合作伙伴,市里、省里以及省发改委都非常重视这个项目,但现在因为个别人的工作做不通,工程进度受到了影响。”

  对于朱振忠敲诈勒索鹰城集团一案,陈表示听说过,“这个案件现在公安机关已经立案了,我们现在不便给你提供这方面的材料。”

  陈主任还解释说,开发商在民众眼里一直是强势,民众是弱势,但并不都是这回事。“在这个案件中我们是弱势。我们报案了,肯定是有报案的依据,公安机关不会因为开发商势力大了,而因此立案。我们也是实事求是,如果他是一个合法的公民或安守本分的人,我们何必要走这条路径呢?”

  对于拆迁户反映的开发商举报朱振忠敲诈勒索,目的在恐吓其他拆迁户一事,陈主任也予以了否认。他说:“这是一个造福于市民的重点工程,我们在平顶山是一个10多年的大企业了,不会采取恐吓的手段。”

44.4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