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迁资讯

您的位置:首页>拆迁资讯

拆迁资讯

昆明一钉子户自称被“枪”击伤 警方:情况还需调查

文章来源: 云南网
发布日期:2012-05-16
分享到:
44.4K








 

     邹铭灿居住楼房孤零零地伫立在工地的一角。不远处是邹家去年被人砸坏的QQ车,车周围地面已被挖空 曲鸣飞 摄

  




     只要拆迁人员一靠近房子,燃烧瓶、砖块甚至点燃的煤气罐就会从六楼楼顶飞下去。这个在类似“钉子户大战拆迁队”的游戏中才会出现的情景,昨天在昆明市教场东路一拆迁工地真实上演。对抗中,拆迁户邹铭灿说自己被对方用“枪”打伤了下巴。

  燃烧瓶摆满天台

  老馆夜宿屋顶护家

  邹铭灿今年70岁了,是昆明市第一建筑有限公司的退休工人,一家4口都住在下马村193号602室。这栋房子原来是单位的职工宿舍。纳入城中村改造后,其他住户都已经搬走了,只剩下邹铭灿一家4口。

  一楼大门是5厘米厚的钢板做成,不过已经出现了裂痕,大门后边有两条10余米长的木棒撑着,如果不从里面开门,外人很难进入大楼。这道门其实也是邹家的第一道防线,在六楼楼顶天台上,邹家人还摆满了装有汽油的啤酒瓶子、几个小液化气罐、火把、铅弹。

  在六楼楼顶门口,还有一个简易的窝棚,里面有一张木板搭成的床,上边有被褥。每天晚上,邹铭灿就睡在这里,为了方便观察,他还在旁边放了一个望远镜。

  “到现在已经僵持3天了,我们都不敢出去。”邹铭灿说,5月12日凌晨零点5分,一楼大门口突然出现了五六名男子用大锤破门,担心出现意外,他点燃汽油瓶从楼顶上往下边扔,儿子邹彦德则拨打电话报警。双方一直僵持到凌晨6点,对方的人才离开。

  一家4口轮流值班

  对抗中老馆下巴受伤

  从5月12日开始,邹铭灿的儿子邹彦德和女儿邹彦琼都守在家里。“不敢去上班,一是怕被打,二是怕出去后人手不够,房子没了。”邹彦德说,这些人冲不进房子,就围在房子附近不让他们出去,有朋友送吃的进来也被他们威胁。担心房子被毁,他们一家4口则轮流在楼顶站岗放哨,发现有情况就点燃汽油瓶扔出去。

  怕记者不相信,邹彦德把自己拍的视频打开,视频显示:昨天上午9点06分,七八名男子戴着黄、白色安全帽从地上拣起拳头大的石头,不停地往楼顶扔。

  昨天下午3点40分左右,邹铭灿和邹彦德送来采访的媒体记者出门,看到围墙外边有人拿着弹弓瞄准了大门。担心记者受伤,邹铭灿吩咐儿子赶紧关门,刷刷刷地就往楼顶跑。结果他才上去,就被一个不明飞行物打中下巴,血一下子就流出来了。

  “他们有‘枪’,要不然这么远怎么可能打得那么准。”邹铭灿说,当时他看到一名白衣男子拿着一根长长的东西沿着围墙跑向对面白色的轿车上。气愤不过他提着一个汽油瓶就冲了下去,点燃后扔进了轿车里边。 “车没烧着,我被警察抱住,火被扑灭了。”邹铭灿恨恨地说道。

  “有点像‘枪’,被衣服包住没看太清楚。”住在对面的李先生说,他当时在楼顶,只看到有名白衣男子用衣服包着一个一尺多长的物体,估计是仿真枪之类的武器。

  随后,白衣男子和施工方负责人被警方带走调查。

  “我们只看到有人来烧这辆车子,具体不清楚。”在工地大门口,一名手拿对讲机的男子说,车主不在车上,不知道去哪里了。

  警方:是不是“枪伤”还在需调查

  在邹铭灿所住的房子不远处,停着一辆毁损严重的QQ轿车,只是这辆车周围都已被挖了10余米深的壕沟,这辆QQ轿车就如同停在一个孤岛上。

  “这车是去年违法拆迁时砸坏的,至今还不知道是谁干的,作为证据一直摆在那里。”邹彦德说,这辆车是妹妹去年5月份买的,才过了2个月就遇上了违法拆迁,当时他们也是靠点燃汽油瓶、煤气罐击退了拆迁队。随后这一年中,曾有人想毁掉这辆车,同样也被他们的汽油瓶打跑了。那一次,父亲被打断了3根肋骨头,手还被挑了筋。

  昨天下午5点左右,邹彦德接到辖区派出所民警的电话,要他去所里配合调查。“我不去,要调查来事发现场。”邹彦德担心自己一离开房子,就会有人来拆房子。

  对于昨天发生在拆迁工地上的事情,本报记者昨天晚上联系上莲华街道办的一位副主任,得到的答复是:“明天去街道办公室了解”。

  昨天晚上,警方表示这个拆迁工地关于拆迁户和拆迁队的矛盾已经有很长时间,目前没有直接证据说明邹铭灿受的是枪伤,具体还需要民警进一步调查核实。

44.4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