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迁资讯

您的位置:首页>拆迁资讯

拆迁资讯

拆迁户有证房产被评估为无证[图]

文章来源: 大江网-新法制报
发布日期:2012-06-14
分享到:
44.4K

    有证房产被评估为无证,这是发生在九江县沙河街镇东风村几名拆迁户身上的事。

  当地政府及评估公司均称,出现错误拆迁户可申请重新评估,但遭遇“有证变无证”的当事人却没有采取这一途径,并称由于未签拆迁协议,频频遭遇拆迁方的跟踪、打击,已对对方失去信任;当地政府却称,几位拆迁户提出的补偿要求过高,并在没有得到满足后采取回避态度,严重影响工程进度。



 

被评估为无证的拆迁户出示房产证及土地证

 


    关于房产证

  【拆迁户】

  有证房产被评估为无证

  5月30日,九江县沙河街镇东风村。

  村子坐落在该县双瑞大道旁,一块巨大的牌子横在村口——“九江县西出口棚户区旧颜换新貌”。

  牌子背后,原是县里的老水泥厂宿舍,现在已被夷为平地。

  拆迁缘起九江县双瑞大道工程建设及棚户区改造,预计征收拆迁房屋321户,面积约7.5万平方米。其中沙河街镇境内,将建3个安置点。东风村口将建“东风嘉园”安置房。因此,老水泥厂宿舍和东风村部分房屋在拆迁范围之内。

  在这片废墟上,王钱香家的房子是为数不多“站立”着的。房子占地160平方米左右,楼房院子外围并未粉刷,砖块裸露在外。

  “我要求补偿300万元,一直在和当地政府协商,”王钱香说。

  在去年沙河街镇政府组织的房屋征收评估中,她家的房子就被评估为“无房产证”。

  王钱香从贴身小包里拿出一份《房屋征收估价报告》给新法制报记者看,其中的“房屋测算表”中,房产证一栏显示为“无”,建成年份一栏显示为“2005年”,用途一栏显示为“办公”。

  王钱香很不服气:“明明是八几年建的房子,明明是住宅用房,明明有房产证,怎么会出现这样的评估结果?”

  这份村干部交给她的报告上,没有任何单位的盖章,这让王钱香充满疑惑。

  和王钱香遭遇类似的还有她的邻居熊支云。为了证实所言非虚,两人都向记者出示了自家的房产证。他们说,还有多名拆迁户遭遇此事。

  他们怀疑,出现如此评估结果,只因他们迟迟未能与当地政府达成拆迁协议。

  “如果被评估为没有房产证,我们的房子可能会被认定为违章建筑。”王钱香担心,万一协商不成,当地政府会以违章建筑为名进行拆除,“到时候一分钱补偿都拿不到”。

  王钱香的担心并非多余,根据九江县人民政府网站上一份《九江县城市棚户区(危旧住宅区)改造实施方案》,“对私自搭建没有合法手续或建房手续不全的房屋:属2003年5月23日以前建设且属住户惟一住房的,在补缴有关税费后拆迁按有证房屋处理……属2003年5月23日以后抢搭抢建的,一律按违章建筑无偿拆除”。

  【评估公司】

  可能未出示房产证

  为查证王钱香手中房产证的真伪,6月1日,新法制报记者来到九江县房地产管理局。

  该局产权产籍股的资料显示,王钱香的房子确有房产证,房子用途登记为“住宅”。

  有证房产究竟为何被评估成无证?

  根据房屋征收估价报告,委托方为九江县沙河街镇人民政府,估价方为“九江市科艺房地产价格评估有限公司”,估价人为黄莺、沈军华。

  沈军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由于这一次拆迁涉及的房屋很多,评估工作很大,自己也曾委托他人帮忙评估,因此并不确定王钱香家的这份评估报告是否出自自己之手。

  “一般来说,我们在评估时会要求房主出示房产证或者复印件,由此来确定拆迁房屋是否具备房产证。”沈军华猜测,王钱香在评估时可能没有按要求出示房产证。

  至于房子建成年份为何会被评估为2005年,沈军华解释称,房子在拆迁补偿时会按建成年限折旧,“按照以往的经验,八几年的房子折旧后拿到的货币补偿款要比2005年建成的房子少一部分钱”。

  “当地政府为了让拆迁户得到最大化的补偿,才统一将一些老房子评估报告上的建成年限改为2005年。”沈军华同时也补充,但这次拆迁补偿好像最后取消了折旧。

  对于房屋用途为何被评估为“办公”,沈军华解释称:“可能是电脑录入时出现错误。”

  【镇政府】

  可以申请重新评估

  6月1日下午,沙河街镇政府。

  负责征地拆迁工作的一位孙(音)姓负责人称:“如果房主在评估时不出示房产证或者根本就没有房产证,评估人员才会记录为‘无证’。”

  当孙某得知是王钱香反映的情况,立刻解释称:“王钱香她不给我们看房产证。”不过孙某又称“自己并不在场,(不给看证)只是听说”。

  孙某称,现在只是“初评”,并非最终评估结果,“只要王钱香申请重新评估,评估人员一定会客观做出评估”。但孙某又表示,王钱香从未主动联系过他们,“她就躲着不让我们找到”。

  “附近其他房子基本都拆了,就王钱香家一直不肯拆,工作很难做,”孙某说。

  留下这句话后,孙某就匆匆离开,并拒绝留下任何联系方式。

  沙河街镇镇长胡伟受访时称,他对具体的征地拆迁工作了解有限。但他认为,“评估工作量这么庞大,出现一些差错也是难免”。

  对于王钱香等人的顾虑,胡伟表示完全不用担心。他告诉新法制报记者:“按照九江市的相关规定,只有2010年以后乱搭乱建的手续不全的房子,才算违章建筑。”

  关于受到威胁

  【拆迁户】

  遭遇泼粪甚至“枪击”

  “我给他们看过房产证了。”王钱香很肯定地告诉记者,自己曾被要求出示过房产证,但并不确定对方是否为评估人员。

  “我也不敢再把房产证拿给他们,他们既然可以把房子评估成‘无证’,也有可能直接把我的房产证给弄没了。”王钱香这样解释自己为何没有申请重新评估。

  采访过程中,王钱香时不时警惕地往门口张望。

  不信任感和不安全感,一直折磨着她,为此她在自家院子里安装了一个摄像头,王钱香称是“为了

  以后举证‘被打’做准备”。

  “被打”的担心源自于她“常被拆迁公司的人跟踪”。

  为了甩掉这些“尾巴”,王钱香不得不熟悉起城内的一些复杂小道。“有一次后面一直跟着两辆‘行政执法车’。”

  采访过程中,王钱香一次次准确地说出两辆车的车牌号。

  最近,王钱香又碰上了用水难题,“县水务公司停止向我家供水了”。多次反映无果后,现在暂时只能靠院子里的井水维持日常用水。

  采访过程中,附近的一些拆迁户也向新法制报记者诉苦,“被跟踪还是小事”。

  拆迁户蔡报平告诉记者,今年1月份,拆迁公司的一群小伙子一到晚上就跑到他的店里,一呆就到深夜12点,“吵着要你签字”。

  今年5月18日晚上10点,两声枪响惊醒了睡梦中的蔡报平一家。二楼卧室窗户玻璃上赫然出现一个清晰的弹孔,店面的卷闸门也被石头砸出了好几个窟窿。

  蔡报平称,经过公安机关鉴定,弹孔是由自制的弹珠枪射击所致。

  家住双瑞西路旁的宋阿姨也称,今年1月份,两名年轻小伙子扛着一大桶粪便,一股脑全部倒在她家大厅;3月份,自家门前被泼红油漆。

  “那些年轻人堵在我家好多天,就重复一句话,‘签字吧签字吧’。”宋阿姨不胜其扰,最终签了拆迁协议。

  【村支书】

  未发现拆迁公司有过激行为

  记者拨通了蔡报平提供的一位拆迁公司工作人员的手机,但对方称并不知情,匆匆挂断了电话。

  6月6日,镇长胡伟受访时表示,镇政府从未接到类似问题的反映,并安排了一位熟悉拆迁工作的村干部蔡报明接受记者采访。

  蔡报明自称是东风村党支部书记,同时也是九江县双瑞大道及西出口棚户区改造工程的工作人员。

  蔡报明告诉记者,拆迁公司为瑞昌市城兴房屋拆迁有限公司,具备“资质”。

  对于拆迁户反映的情况,他表示“不排除有捏造的嫌疑”,因为“他们与拆迁人员经常一同工作,并未发现拆迁公司有类似举动”。

  同时,蔡报明也称,“并不支持拆迁公司采取类似行为”。

  关于补偿方案

  【拆迁户】

  补偿标准相差太大

  当地政府制定的拆迁补偿标准无法满足拆迁户的要求,是王钱香们不肯签订拆迁协议的共同原因。

  以王钱香为例,评估公司按照混合房屋每平方米1420元的价格计算房产价值,评估报告称是参照《补偿安置方案》中所规定的基准价和补偿标准。

  据悉,《补偿安置方案》由九江县双瑞大道工程建设领导小组于去年5月份下发。

  对此,王钱香提出不同的看法。她拿出了一份九江县政府在去年2月份印发的《九江县泉塘小区(大型棚改安置)房屋征收补偿安置方案》,其中提到,砖混结构房屋的“房地合一基准价”为每平方米2820元。

  【镇政府】

  会尽快与拆迁户联系

  对此,蔡报明称,补偿标准是参照当地房地产市场价格制定,两个安置点地段不同,故而补偿标准也不一样。而且,1420元/平方米的补偿标准仅仅只是针对房屋拆迁,土地补偿的部分并未计算在内。

  对于王钱香提出的300万元补偿,蔡报明称“要求太高,无法满足”,“如果答应,对其他拆迁户也不公平”。

  “工作很难做。我们联系她不下20次,她经常不接电话,在家也不开门”。蔡报明称,拆迁户这种态度直接导致工程无法按时进行。

  王钱香仍然坚持自己的诉求,并把质疑的矛头指向了由九江县双瑞大道工程建设领导小组下发的《补偿安置方案》。

  王钱香认为这并不是正规的政府文件,“因为并没有盖九江县政府的公章”。为此,她曾多次要求九江县政府补发正规的文件,但一直没有得到回应。

  对此,蔡报明表示:“这个文件是通过县委四套班子讨论决定的,都有会议纪要可以查证,不会有问题。”

  6月2日,当记者把当地政府允许重新评估的消息转述给王钱香时,却遭到了她的断然拒绝,“我是不会主动申请重新评估的。”

  王钱香认为,既然是对方犯错在先,“他们就应该主动去房产局查证我究竟有没有房产证,再对评估报告进行修改”。

  胡伟在听到这个消息后,表示将尽快安排工作人员与王钱香联系。

  □文/图 记者朱叶

44.4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