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迁资讯

您的位置:首页>拆迁资讯

拆迁资讯

拆迁,既要呵护也要坚决说“不”

文章来源: 新华日报
发布日期:2012-07-06
分享到:
44.4K

    因为地铁工程遭遇旷日持久的拆迁障碍,南京近期通过密集约谈、舆论动员,最后动用司法违法拆迁,拔除了“留守”各工地的110多家居民户和29家工企单位。

   眼下,拆迁被称为“城市第一难”,不但各级干部为之“发怵”,群众也是议论纷纷。拆建双方主要的分歧在哪里?如何找到双方的共同点?秦淮区是3号线拆迁量最大和解决较好的城区,上月曾请来拆迁方、街道干部和部分拆迁户代表“三方会谈”。

    “如今虽然实行市场化补偿,但拆迁多在老城区,困难户多、家庭情况复杂,到手的补偿款并不多,如果不能显著改善居住条件,拆迁户积极性是不高的。”秦淮区拆迁办主任马文斌介绍,地铁在该区有5个站、460个权证户,其中低保户和边缘困难群体就超过1/3,而这些权证户下又挂了1160个小户。“老城区拆迁有如刨老树,因为树大根深,所以要耐心细致,顾及方方面面。考虑到拆迁户的实际困难,还需要人性化操作。”

    夫子庙街道工委书记顾燕宁介绍,在拆迁启动之前,他们就进行了艰苦细致的调研,搞清了每家每户的家庭情况,有没有门面房?收入怎么样?这样拆迁才能“对症下药”。由于政策相对宽松,多数拆迁户一定程度上改善了居住条件,平房换成套房,新购二手房面积增加了20%。拆迁户王志杰原住30平方米公房,拆迁后换购了40多平方米产权房。长乐路212号的戴女士和丈夫离婚后,和儿子、丈夫后妻住在52平方米的两居室内,拆迁后两家分别拿到了67和57平方米的保障房,两家的住房困难和居住尴尬都解决了。

    但也有拆迁户反映,老街坊们愿意住小、故土难离;还有,不少一楼住户倚门开店,拆迁就失去了稳定收入。对此区拆迁办表示,他们预先在老城南储备了400套二手房供挑选,对“连家店”有营业执照的,补偿比房款增加了三四成,可以另租商铺。“拆迁户基本做到有房住、有出路,对困难户法外补偿,另外还给不高于3万元的救助。但是如果漫天要价,违建要补偿,就业要包揽,还要解决企业改制遗留问题这就不是拆迁能够承受得了的。”

    马文斌认为,地铁3号线少数拆迁户拖了15个月,主要就是这些问题谈不拢。“对拆迁户的实际困难,我们会想办法解决,但拆迁无法解决所有家庭和社会问题。再者,地铁是市政工程,如果迁就了少数人的不合理需求,那就是乱花公家的钱,对其他拆迁户也不公!” 因此,对极少数漫天要价的拆迁户和单位,南京依法果断启动了违法拆迁程序。3号线白鹭洲站许某、朱某的两处92年老房子,周边二手房价1.4万元/平方米,房主却要价2万多元,法院裁决书送达前一天还拒不签字,均被强制拆除。

    这次秦淮区总共违法拆迁了4个居民户和1家工企单位,约占拆迁总数的1%。“我们一直慎用司法违法拆迁,因为这涉及城市和居民的矛盾,还是想尽量通过调解解决。”秦淮区有关负责人介绍,但如果拆迁调解无效,重大市政工程一再延宕,那就会损害城市的整体利益,挑战法律的严肃性和政府决策意志了,这时违法拆迁一户,可以教育一片。

    即便是违法拆迁,也要做到程序正义、入情入理。区法院向拆迁工地派出了“巡回法庭”,向拆迁户现场解释拆迁政策和司法程序。区委书记郑跃奇为此要求街道和居委会,要关心拆迁户生活,做好善后,不能一拆了之。

     顾燕宁介绍说,违法拆迁前,他们给拆迁户安排了临时住所,妥善安顿违法拆迁户的生活,“我们要求,搬家时大厨站好,床铺铺好,社工送来了米、肉、虾、油、水果。”

    违法拆迁后,街道社区一手托两家,主动沟通被执行户和拆迁方,双方还是要坐到一起谈,除了“面子”有些剥不过去,被违法拆迁户的利益并未受损。“对违法拆迁户来说,法律是无情的,关怀却是温情的,打疼了还要揉一揉我们希望他们自己想明白对与错。”顾燕宁介绍,在街道社区干部的真诚说服下,部分被违法拆迁户也流露悔意。被拆迁户许某就说,有人让他扛着,以为政府不会违法拆迁,最后能多拿补偿,没想到这回动真格的了。

本报记者 顾巍钟

作者:顾巍钟 

44.4K
本网站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