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迁资讯

您的位置:首页>拆迁资讯

拆迁资讯

25岁“房虫”如何撂倒多名拆迁干部

文章来源: 法制网-法制日报
发布日期:2012-07-12
分享到:
44.4K
 本报记者潘从武
  前不久,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拆迁窝案中,将多名拆迁干部拉下水的“房虫”、25岁的仵家辉,被公诉机关以合同诈骗、诈骗、行贿3项罪名提起公诉。
  一审法院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仵家辉骗取国家拆迁补偿款700余万元,向国家工作人员行贿170余万元,其行为构成诈骗罪和行贿罪,对其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18年。该判决标志着这起窝案所涉及的审理工作暂告一段落。
  2010年11月,乌市沙区人民检察院与乌市纪检委成立查办房屋拆迁领域系列贿赂案件的“11·2”专案组,先后查办了沙区雅玛里克山棚户区、天山区黑甲山棚户区改造过程中行受贿系列窝案,共开庭审理拆迁工作人员受贿案17件17人,涉案金额达453万余元,17人分获11年至1年不等的有期徒刑。仵家辉便是这起堪称乌鲁木齐市房屋拆迁第一案的核心人物。
拆迁工作中看到“商机”
仵家辉从最基层的工作人员入手,将内勤、拆迁组组长、拆迁办负责人一一买通

  在棚户区改造房屋拆迁工作中,被拆迁户要想得到补偿或置换房屋,必须经过3道审核关:拆迁办工作人员丈量房屋,对被拆迁户房屋面积进行登记;评估公司对房屋及相关物品进行评估;最后,是报有关领导审批。
  仵家辉1987年出生在河南省郸城县农村,3岁随父母到乌鲁木齐谋生。勉强混到初中毕业,他开始靠体力养活自己,买了一辆三轮车挨家挨户送煤气。
  仵家辉在送煤气的过程中,时常能碰到与拆迁户上门沟通的拆迁干部以及在拆迁户与拆迁干部之间来回斡旋的倒房人,也就是俗称的“房虫”。在几名“房虫”的指导下,他决定边换煤气边从事倒房生意,并注册了一家房屋置换咨询公司。
  刚开始,仵家辉在沙依巴克区只是倒卖安居房,但安居房暂时无法办理房产证,仵嫌赚钱速度慢。后来,他发现低价买院子加平房,再卖给政府,这样挣钱快,并能一直维持他的资金链。
  在倒卖房子的过程中,仵家辉认识了乌市某房地产估价有限公司估价师周某,两人很快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后来,周某到乌市天山区黑甲山棚户区改造工程做评估业务,他鼓动仵家辉过去找找商机。
  在黑甲山拆迁户家的院子周围找商机的仵家辉,看到拆迁办工作人员向被拆迁户提出按每平方米3600元补偿,被拆迁户提出每平方米4000元才肯搬,并且4000元不及时兑现,被拆迁户还要涨价。
  仵家辉一下看到其中的商机。他主动找到拆迁办,表示自己愿意承包拆迁工程帮政府做拆迁工作,拆迁费暂时由他支付,到时政府再和他结账,事后他会单独给拆迁办好处费。
  拆迁办同意把工程包给仵家辉。随后,仵家辉找估价师周某做虚假评估报告:一堵围墙变成一间房子;80平方米的院子一夜“长出”80棵树;一口井变成3口井;没有商铺的房子“长出”商铺。两人伪造公证书,200万元的房子公证为500万元。
  拆迁办根据这样的评估报告给仵家辉付款,仵开始翻倍赚钱。他立即将之前的小公司注册为一家房地产投资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仵家辉从最基层的工作人员入手,将内勤、拆迁组组长、拆迁办负责人一一买通。就这样,仵家辉成功渗透进棚户区改造民生工程。
  截至2010年11月,除了仵家辉个人的“钱袋子”不断鼓胀起来外,他还将沙区雅玛里克山棚户区、天山区黑甲山棚户区改造过程中的多名干部拉下水。于是就有了这样一笔行贿支出:李某34.1万元、龙某43.5万元、徐某45万元、朱某15万元……
提着一箱子现金谈拆迁
仵家辉曾开车直接找到当地村委会主任家,对村委会主任说:“我现在给你300万元,你在3天内搬走。”

  将多名干部拉下水后,仵家辉更加有恃无恐。
  在侦查阶段,检察官介绍说,仵家辉曾开车直接找到当地村委会主任家,看了看房子,对村委会主任说:“我现在给你300万元,你在3天内搬走。”
  村委会主任很震惊,他不相信眼前的年轻人有这本事:“你要是现在给我300万元,我就搬走。”不料,仵家辉当即打开自己的车门,从后备厢里拿出一个装满现金的箱子。
  亲眼目睹仵家辉的实力后,村委会主任毫不犹豫地签订了拆迁合同。随后,仵家辉提着现金去谈拆迁,也成为当时广为流传的一个“神话”。仵家辉也从一名“房虫”蜕变成了坐拥上千万元资产的商人。
  2010年5月至10月期间,仵家辉通过这样的手段,在乌鲁木齐市黑甲山片区大量收购拆迁房,转头向政府申请拆迁补偿款,从中赚取差价,先后骗取国家拆迁补偿款7072680.10元。
拆迁办主任最难搞定
“最难搞定的是时任黑甲山拆迁办主任徐某。”仵家辉交代,“请了几次徐,他都不给我面子。”

  行贿过程中,仵也不是一路轻松。“最难搞定的是时任黑甲山拆迁办主任徐某。”仵交代说,他平时常请拆迁干部吃饭,“请了几次徐,他都不给我面子。”2010年春节前,在其他拆迁干部的帮助下,仵家辉将徐某请了出来。仵单刀直入与徐某谈好处费,徐某动心了,将黑甲山片区拆迁的政府补偿价格告诉了仵家辉。
  接下来,仵家辉利用公司员工以及亲友的身份,以每平方米3700元的价格购买了22套拆迁房,再利用亲友的身份证件,在黑甲山拆迁办顺利按每平方米4300元的价格拿到补偿金。为了感谢徐某告诉他政府补偿价格,仵当月到徐某办公室,送上了5万元现金和两条烟。
  2010年5月上旬,仵家辉得知拆迁办还按照规定给其他拆迁户补偿了拆迁房附属物后,立即到徐某办公室,送给徐某10万元现金和两条高档烟。很快,仵拿到了拆迁房附属物补偿金。
  5月下旬,仵家辉拿到第一批拆迁房的补偿金后,为了表达谢意,又给徐某送了10万元现金。
  6月,仵家辉顺利拿到所有拆迁房的补偿金。“我在这次倒卖中,赚了700多万元。不能忘恩负义,就又给徐某送了20万元感谢费。”仵在法庭上交代。
  2011年5月20日至12月12日,在短短的半年时间内,乌鲁木齐市、区两级人民法院紧锣密鼓地开展审理工作,先后对这起窝案中涉及的拆迁干部刘某、朱某、李某、徐某、龙某等人进行审理,并判处5至11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链接
  在北京市最大棚户区改造工程中,北京喜喜乐食府有限公司经理郭俊强向自己的老板提供印章、虚假营业执照,进而帮助其与门头沟区新城南部地区拆建办达成拆迁协议,领取拆迁停产停业损失费合计115万余元。2011年,北京市一中院以诈骗罪判处郭俊强有期徒刑6年。
  近年来,北京市门头沟区进行了大规模的拆迁改造。该区原副区长闫永喜、镇经济工作办公室主任李昕、村党委副书记闫永成利用拆迁款贪污以及该区原建委主任安凤奎利用廉租房受贿、副镇长刘登众滥用职权罪等事件被曝光后,有大批相关涉案人员因此被牵出,郭俊强就是其中之一。
 

说“法” 易发多发职务犯罪岗位需加强监督
  棚户区改造作为一项重点民生工程,涉及面广、影响大,直接关系着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近年来,拆迁领域职务犯罪现象呈多发态势,这些案件的特点是:拆迁领域窝串案问题严重;涉案人员职务犯罪脉络呈链条式、产业化。拆迁领域职务犯罪的危害在于,它不但酿成政府部门资金方面的重大经济损失,同时也损害了政府部门的形象。
  对于预防拆迁领域职务犯罪,除了加强对拆迁工作人员的法律法规教育外,还应健全预防职务犯罪的规章制度,对易发多发职务犯罪的岗位、环节加强管理和监督。

44.4K
本网站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