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迁资讯

您的位置:首页>拆迁资讯

拆迁资讯

辽沈战役功臣遗孀与公司签搬迁协议后无家可住

文章来源:京平拆迁律师
发布日期:2012-11-08
分享到:
44.4K

  王忠业,哈尔滨人,在辽沈战役中曾立大功一次,1946年,哈尔滨市人民政府曾授予他“人民功臣”的光荣称号。60年代退役后一直在郴州市外贸公司工作。2000年底,在他重病缠身这际,公司为了摆脱困境,经主管部门同意,欲利用其地理优势,与房地产开发公司签订房地产开发合同,对公司院内的旧房全部拆除,进行改造,在2000年11月与他签订了搬迁协议。2001年3月,外贸大楼正式动工建设。

  之后,他和老伴搬到了同心水厂附近租房居住。

  2001年12月30日,王忠业走完了他不平凡的一生。

  然而,这个在枪林弹雨都走过来的人民功臣,死后连个搭个灵堂的地方都没有。

  功臣的遗孀赵聿荣女士,现居住在郴州市场劳动路的一栋老房子的六楼,连窗户玻璃都是破了几个大洞,二十来平方米的房子里,房间的一面墙是木块隔开的,厨房和卫生间十来家公用。家居简陋,生活清苦。

  十二年里,她搬家十一次。

  她三个儿子,两个在外贸公司工作。二儿子患脑溢血造成偏瘫,生活不能自理;小儿子没房子住,暂住在留守处的办公室。个中艰辛,谁能体会?

  在搬家的过程中,那块“人民功臣”的牌匾都遗失了。

  赵聿荣说:“丢就丢了,留着也没什么用,搬家还是个累赘。”

  盼

  重建工作组组长邹小龙向记者介绍说:“原外贸公司主营外贸业务,在90年代未,外贸公司越来越不景气,没有主营业务,流通业务也渐渐淡出、直到退出市场,那时的外贸公司,连职工的工资都成问题。”

  “穷则思变”。外贸公司凭着优越的地理位置,郴州市火车站附近、交通便利的繁华地段,做起了房地产的文章。公司占地面积近3000平方米,离火车站百十来米,如果开发得好,无疑会把公司带出困境,不但救活了企业、改善了职工的生活环境,还将创造出良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邹小龙说:“主管部门外经委和公司出发点是好的”。

  外贸公司的老职工、许先渝老先生拿了一份搬迁协议书给记者看,协议很简单,看得出公司管理层那份亟不可待的心情。

  “一份连责权利都不明确的合同,现在看来整个就是一份霸王条款”,许老先生说。

  职工们对公司领导的承诺深信不疑,怀着两年后住新房的美好憧憬,在拆迁协议书上签了字。2001年上半年,外贸公司的办公楼、职工住房全被拆除,65户、80多名职工、200多人,分散到郴州市各个角落租房居住。

  外贸公司与郴州市金星房地产开发公司签订开发合同,外贸大厦正式动工。

  两年过去了,开发商和公司领导并未象当初承诺的那样,交新房给职工们,但还在建设中的外贸大厦给了他们心理的安慰,毕竟十五层高的主楼和三栋附楼已拔地而起,堪称雄伟。

  然而,三年不到,雄伟的大楼却停工了。后来,传出了金星公司法定代表人被抓的消息。

  这栋雄伟的大楼,就这样矗立在火车站的天和广场,在人们纳闷的注视下,至今依然没有摔掉“烂尾”的尾巴。

  “这可是外贸职工盼了十二年的家啊!”一位职工伤感的说。

  望

  3月11日,记者来到外贸大厦采访调查,许先渝老先生高兴地告诉记者好消息:“现在政府很重视了,派了工作组来处理大楼的事情。”

  他带记者来到大楼留守处办公室,见到了市委、市政府安排、市财政局牵头派驻的“双联”帮扶及企业维稳工作组组长黄邦华,黄组长告诉记者,3月2日,市里开完会,工作组正式派驻企业,为这个企业及职工“支、帮、促、送”,排忧解难,并通过多方部门的支持和协调,解决历史遗留问题。

  邹小龙组长介绍说:“现在的外贸大楼,有三个组在工作,由市财政牵头、黄邦华任组长的市双联组,市商务局法规科付科长王慧莲负责的清算组,由我为组长的重建工作组,再加上由企业负责人张忠良负责的留守机构,对大楼存在的问题进行全面的调研。”

  他告诉记者,大楼首先的问题,是原开发商遗留的债务问题,原开发商邝献民已被捕,罪名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其债务链错综复杂,一团乱麻。据北湖区公安局经侦支队花了2年的时间调查,达8000多万,具体数字还要等法院最终的认定。

  其次是违规违法的问题,规划审批的面积是17642平方米,实建25090平方米,超规7000多平方米。

  再次是工程质量的问题,没经过工程验收,没有质检报告,有五个主要桩基不合格。

  第四,擅自变更设计,消防通道不通畅。

  第五,还有一些问题困扰着,如超容积率,一房多售,私房抵押等等。

  此前,在2006年,外贸局改制重组为商务局。在主管体制改革的副局长何斌的负责下,启动了外贸大楼的重建工作,从深圳招商引来了开发商。这几年,从清理债务到协调优化投资环境,重建小组做了大量的工作,给市委市政府打的报告和市委市政府领导的批复不知有多少,文件夹摞起来有一尺多高。

  邹小龙组长说,从2008年9月18日至11月7日,不到两个月时间,就一个问题市委市政府召开了两次专题会议,是不多见的,可见其重视程度。

  在争取职工租房补贴上,从300元每月每户,到现在的500元。500元的已拿了两年。

  但因为种种原因,去年中断了。

  2010年6月,重建工作小组在重重困难中一筹莫展,处于休眠状态。

  “年年失望年年望,一望就是十二年,六十五户职工流离失所,有的客死他乡。我们拿到的都是没有房子的房产证啊!现在我们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呢?”许老先生痛心疾首。

  盼望

  “去年春节过后,‘双联’为大楼的重建带来了曙光,同时也激活了大楼的重建工作,”邹小龙组长高兴的说:“黄组长是老双联了,被联企业非常满意。”

  如今,工作组已启动了设计程序,准备报建报批。

  重点是消防问题,要改进还要协调。

  邹组长还兴奋地告诉记者,就在记者到来之前,市消防支队刘广明支队长,亲自率防火处的消防督导员刚刚离开,他主动过来摸情况,过问大楼的消防问题,这是对工作组莫大的鼓舞和激励。刘支队长说了,他近期会组织专家重新论证,尽快拿出一个妥善处理的方案,提交政府决策。

  记者还了解到,市委戴道晋书记要求纪委牵头,注重绩效,督促相关部门处理大楼遗留的历史问题。

  然而十二年头里,九个职工已去世,到死他们都没有看到自己的“新家”。

  邹小龙组长说:“曙光出现了,新家还会远吗!”

  对此,记者将进一步关注。

44.4K
本网站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