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迁资讯

您的位置:首页>拆迁资讯

拆迁资讯

广西北海抵制违法拆迁村官出狱:维权是法定权利 有何过错

文章来源:京平拆迁律师
发布日期:2013-08-19
分享到:
44.4K

  

许坤家的楼房已被违法拆迁,只剩下一片废墟。

 

  许坤家的楼房已被违法拆迁,只剩下一片废墟。

  原标题:北海维权村官出狱

  许坤说,即使没有村主任的身份,作为一个普通村民,他仍将为白虎头村的利益维权,“如果在我们这一代人手中失去白虎头村,我们就是白虎头村的历史罪人”。

  他叫许坤,曾任广西北海银滩白虎头村村主任,这个被称作“发帖最多村主任”的村官带领村民维权抵制违法拆迁,被北海以非法经营罪判刑四年,直至一个多月前,减刑一年出狱。

  征地

  “地价七百多万一亩,而政府方只给两万多元一亩”

  2006年,北海市方面拟对银滩进一步开发,决定征收白虎头村子的集体土地。2007年2月,北海市正式开始实施北海银滩中区二期改造工程,以期把银滩打造成功能完备的中高档度假区。二期改造征地拆迁涉及北海市银海区银滩镇咸田、白虎头、北背岭3个村委4个自然村,拆迁户约1500户,人口5000余人。

  世居于此的白虎头等村的居民,并非反对拆迁,但拆迁安置和补偿成为双方分歧所在。5%左右60户,成为北海拆迁中的“钉子”。多位未拆迁的村民代表说,政府开发也是希望将北海银滩这块旅游招牌做得更大更好,作为紧邻银滩的白虎头村,自然希望可以享受到开发的“红利”,但政府方面征收的价格却无异于掠夺。许坤介绍称,银滩的地价已达七百多万一亩,而政府方只给白虎头村两万多元一亩,相差达几百倍。

  违法拆迁

  “作为领头者,许坤家那栋小楼在20分钟内被夷为平地”

  在双方在征地补偿标准谈判进程中,前任村委会主任冯坤,代表白虎头村签署了不申请举行听证会的说明,失去村民的信任,在2008年8月的换届选举中,村民推举许坤担任村主任,带领村民与政府方面洽谈。

  许坤说,他原本希望自己能在村民和政府之间尽力协调,但之后的被镇政府工作人员抢走村委会公章,以及村委会得福楼被违法拆迁之后,许坤开始与政府层面决裂,带领村民积极维权,并将维权信息在网上发帖,以取得舆论支持。

  在维权期间,他以原创的形式发帖就达五十余篇,他也因此被网民封为“史上发帖最多的村主任”。 这些帖子得到一些外界的支持,国内和国际媒体开始关注,北京部分维权人士也赶至银滩声援。

  舆论没有影响北海方面的违法拆迁进程。2010年10月8日,北海方面开始对白虎头村进行大规模违法拆迁,作为领头者,许坤家那栋小楼在20分钟内被夷为平地。

  在国内外多家媒体对银滩违法拆迁报道后,北海方停止违法拆迁的步伐,并一直停滞至今。

  抓人

  “20多个人为抓我一个人,阵仗真大”

  2010年5月14日,许坤在北海市一家宾馆被警察带走。“当时我正和北京一位维权人士在一起商讨如何应对违法拆迁,突然冲进来包括国安、刑侦、经侦、当地派出所在内的20多个警察,20多个人为抓我一个人,阵仗真大”,许坤回忆说。

  许坤自以为没有犯罪,也没有什么把柄,最多关十几天就会被放,但到6月13日,他收到逮捕通知书。许坤认为,抓他是为拆迁。在看守所期间,许坤称,管教对他讲,只要配合政府,个人有什么困难都可以提。言下之意是,只要不带着村民拆迁维权,还可以给他一些个人的好处。“这是祖辈留给我们的土地,不能在我们这一代人手中被夺走,哪怕坐几年牢”,许坤拒绝了这些“好意”。

  案件进一步推进。在经历两次退查,法院两次延期开庭,许坤等四人被以非法经营罪(在明知村委对银滩景区东门停车场无权经营的情况下,强行做出留下该幅土地交给村民自行承包管理的决议)推上法庭。2011年5月28日,银海区法院一审宣判,原本以为最多是缓刑的许坤听到四年有期徒刑时不太敢相信,“他们真是要下狠手,不会放过我了”。一审下达后,许坤提出上诉,二审结果仍然维持原判。两审终结后,因为申诉将影响到监狱表现,许坤没再继续申诉。

  出狱

  “维权本就是法律赋予的权利,有何过错?”

  在监狱劳动改造期间,虽然积极表现,但许坤说,自己会刻意跟其他同监犯人保持距离,“他们是真正犯过罪,我没有犯罪”。按照监狱的规定,七个工分可以减四天半刑期,只要能够加班,他都会去加班以赚更多的工分。今年6月10日,他提前一年走出监狱。

  对于六十多户拒绝违法拆迁的村民,尤其是村民代表,认为许坤等入狱者是在为白虎头村维权。一位陈姓村民代表称,许坤是在代白虎头村受过,“维权本就是法律赋予的权利,有何过错?停车场也是村民集体利益,又不是许坤自己的家业?他何来非法经营?这是在杀一儆百”。

  虽然不再是村主任,但村民仍希望许坤能继续站出来,继续带领大家维权,也有村民在计算着下一届村委会选举的日期,希望许坤再次参选。于许坤自己,当下最重要的事是尽快“洗脱罪名”,“非法经营罪这个罪名很显然是强加于我,我没有犯罪,只是执行村主任的职责”,他说。对于家庭而言,经历这次无妄之灾,无论是妻子还是父母,还是希望许坤别再当这个“领头羊”,免得再遭灾难。

44.4K
本网站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