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迁资讯

您的位置:首页>拆迁资讯

拆迁资讯

钉子户养10条狗防违法拆迁:多数被警方打死或卖掉

文章来源:京平拆迁律师
发布日期:2013-08-28
分享到:
44.4K

  

  蚌埠“最牛钉子户”再陷囹圄的前前后后(上、下)

  9年抗争两度囹圄换来“多败俱伤”

  张安房,一个我们并不陌生的名字,因为自制喷火枪,养藏獒,防御违法拆迁数年不动摇,被称为蚌埠“最牛钉子户”,闻名全国。

  尽管,自家的自建房难逃拆迁的命运,可是他的房屋保卫战,仍没有结束。

  2013年8月1日,对于张安房和岳母一家来说,是惊心动魄的一天。面对挖掘机的靠近,防暴警察的威慑,开发公司的环伺,凭着围墙、液化气瓶、火把、烈犬和红缨枪,在弥漫的辣椒水喷雾中,张安房不要命地挣扎、抗争着。

  当天,在“有血”的呐喊声中,张安房和妻子、妻妹一同被“请”进班房,罪名皆为“妨害公务”。

  这是他自2011年10月被刑拘后,再度身陷囹圄。不一样的时间,但剧情何其相似。

  被释放之后

  2005年蚌埠市蚌山区棚户区改造,因为不满拆迁,张安房安装摄像头,自制汽油喷火枪,养了11条狗,开始了武装保卫房屋的漫长生涯。

  2011年10月25日,张安房被刑拘,因为两年前,他用砖块对抗行政违法拆迁,还砸坏了挖掘机。

  而其时,他作为“钉子户”, 已经坚守了6年。

  2012年3月15日,张安房走出了看守所。也就在这一天,开发商九通房产公司给了他家四套新房和两套二手房,用于安置张母和张家四兄弟。

  毕竟房子已经拆掉了,在旁人看来,张安房的钉子户生涯该告一段落了。

  因为多年来身体不好,尤其是腰椎间盘突出,不能上下楼,从看守所出来后,张安房选择住在了岳母家。

  岳母葛玉珍今年已经80岁了,老伴去世后,一直和下肢瘫痪的儿子王金祥住在一起,女婿张安房住进来,也算是给家里有个照应。

  葛老太的房子是两层楼的自建房,据称面积有80平方米,同样坐落在如今的华美嘉园小区,原本与女婿张安房家的自建房相邻,大门正对着如今的11号楼,相距不过10米。

  四周高楼新宅纷纷拔地而起,它的存在显得尤为另类,被拆除似乎难以避免。

  但葛老太没想到的是,今年8月15日,它的房子是以那样惨烈的方式消失的。

  而张安房,因为长期蜗居在这间自建房里,致使他的命运再次发生了改变。

  张安房的6个条件

  张楠,张安房的女儿,今年22岁。她说自己从13岁起,就一直习惯和见证着父亲的抗争。

  “今年以来,开发商、政府多次来谈外婆家房子拆迁的事,我爸提出了六个条件,说答应了就拆。”张楠拿出了一张纸,“这是我爸亲手写的。”

  记者发现,白纸黑字,写着六个条件:

  1、抓捕黑社会,追查幕后指使人;

  2、按照协议规定给我家办房产证;

  3、将我的房屋调至一楼,给我母亲住;

  4、哪有违法者不究,反抗者坐牢的道理?要给我一个合理的说法;

  5、如果政府、公安局能保证我的人身和财产安全,我一只狗都不养;

  6、给岳母家开扇门,修无障碍通道,生活设施要保障,房产证要办好,赔偿要到位。

  很显然,对于岳母家的这套自建房,张安房有着自己的主意,并获得了家人的支持。

  针对张安房的条件,区政府、街道、社区、开发商,可谓伤透了脑筋。博弈之间,当地公安部门也难以置身事外。

  采访中,记者见到了一份由蚌山区公安分局出具的答复:关于开门修路事宜,街道已经承诺;办产权证事,张家要提供原有房屋的相关证件;调换房屋一事,当初房屋选择是张自己确定的,所以不能再给调换;对张的拘留逮捕一事,由法院裁定,公安机关、检察机关执行法院的规定。

  对于这样的答复,张安房无法满意,几次接触后,双方不欢而散。

  时间到了今年7月,眼瞅着11号楼已经竣工交付,相应的道路、管网配套急需施工。

  7月27日上午,九通公司的一辆挖掘机出现在11号楼前,张安房带领家人再次打响了房屋保卫战。

  “他们说是清理垃圾,挖管网的,我爸不信,认为他们就是来拆房子的,放了两条狗吓唬他们,挖掘机挖了两下,就撤了。”张楠描述道。

  7月28日上午,挖掘机再次进入11号楼周边施工,但再次无功而返。张安房当时对司机说,这是开发商的事情,你我之间没必要闹得肢体受伤,司机一听走了。"

  冲突逐步升级。

  惊心动魄的“保卫战”

  8月1日,对于张安房一家来说,是个终身难忘的日子。

  沈家骥,蚌埠市公安局蚌山分局副局长,深度参与此次拆迁安置,对于当天发生的事情,他印象深刻。

  “当时开发商的一个工程队,安排一台挖掘机清理南侧的垃圾,但张安房一家认为是来拆房的,极力阻挠,导致管网进不去,附属道路无法施工,一些还原安置好的居民,一直搬不进来。另外,因为张家养狗扰民伤人,派出所接到不下几十次的报警,有的居民写信骂政府无能。”沈家骥告诉记者,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区领导顶着巨大的压力,决定强制性施工,要公安维护施工正常进行。

  “1日早上八点多,挖掘机已经到位。张安房就点火把,燃火堆,在围墙四周摆四五个液化气瓶,用砖头砸挖掘机,阻止施工人员靠近。”沈家骥说,现场至少有五六十人,20多个民警身穿防护服,准备应对突发情况。

  “我看形势危急,就要求消防队员,从一侧窗户上架设水管,水枪威力大,很快就把火扑灭了。张掉头就往家里跑,我知道他家里有自制武器,就带着民警冲进去,要控制他,当时跑在前面的是一个刘姓辅警。靠近门口的时候,我在右侧,张安房拎着长矛,作势吓唬我,不让靠近。”沈家骥回忆道。

  “现场一片混乱,警方也喷了辣椒水,视线不清。突然,我听到一个女的声音喊‘有血有血’,一听有人受伤,我就顾不得许多了,冲上去将张安房摔倒在地,手中长矛也就脱手了。然后,我看到他小姨子捡起长矛,朝我戳了几下,还好只是把我衣服戳破了。”沈局长说当时的确“惊心动魄”。

  “控制下来后,我才知道受伤的就是姓刘的辅警,大腿贯穿伤,带到派出所一问,才知道是张安房戳的。”沈局长告诉记者,这次冲突中,包括自己、张安房在内,多人不同程度挂了彩。

  “当天就拘留了三个人,张安房、张安房妻子、妻妹,罪名都是妨害公务罪。”沈局长告诉记者,目前案件正在侦查,预计8月底会提交检察院。

  消失的两层楼

  8月5日,蚌埠市召开征迁拆违暨大建设工作观摩现场会,市主要领导实地观摩了全市13个征迁、大建设项目,华美嘉园是观摩点之一。

  8月20日,当记者来到位于蚌埠市胜利中路的华美嘉园小区时,事件中的自建房已被夷为平地,依稀可见断砖残垣,不远处,堆放着拆下来的太阳能热水器和两台发电机。

  地面上,一台挖掘机正在忙着挖坑。

  “房子是15日拆掉的,现在据讲是铺设管网,建设地下停车场。”张楠告诉记者。

  紧挨着施工现场的,是11号楼三单元,一楼的房子,两室一厅,据讲就是安置给葛老太家的,已经定下来了。

  房子经过简单的装修,里面堆满了搬家物品,杂乱不堪。

  1日被抓,15日房子拆掉,时间间隔两周。

  据张楠介绍,这期间,街道、社区和开发商多次上门做工作,张安房的大姐张秀英作为谈判代表,重提6个条件,并要求放了刚抓进去的三个人。

  结果可想而知。

  “15日上午8点多,街道办崔主任、社区杨主任带着拆迁人员,开始抬东西,人不愿走,硬抬走的,因为我外婆年龄大了,心脏装了起搏器,有糖尿病,怕出人命,当时120就等在门口。”张楠说,父母被抓后,当时屋里,只有外婆、舅舅、她和表弟,老弱病残的,根本没能力阻拦,只是偷偷拍摄了当时的情况。

  “几个人把我抬出来,差一点把我捂死了……老家具也毁了,电饭煲还是新的,也没有了,一堆新的盘子,找不到了……”此时,躺在床上的葛老太自顾自地嘟囔着,一度潸然泪下。

44.4K
本网站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