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迁资讯

您的位置:首页>拆迁资讯

拆迁资讯

如此动员拆迁,让人想起什么?

文章来源:京平拆迁律师
发布日期:2013-09-05
分享到:
44.4K

  

  与一些地方的暴力拆迁不同,增城采取了亲情“动员”,就是让一些政府公务员或教师去做他们的亲戚的工作,按照一个居民的说法,他们天天来家里做工作,“有时还不止他们,连他们的上司、上司的上司都来了,最多的时候20来个,一屋子人。”“被亲人催逼的滋味很不好受,尤其还是逼着你放弃房子,人都是要讲感情的。”而那些公务员或教师压力也很大,“没搞定就不用再回去上班。”以致有人自掏5万元腰包给亲戚,“这才完成任务回到单位正常上班。”

  其实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以前到处都有,尤其是一些中原省份,没想到增城现在也这样了。

  看到这样的新闻,首先想到一个词:连坐,尽管谈的不是犯罪,但性质似乎有相通之处。另外就是想到了那位美国的“叛国者”斯诺登:要是美国政府给斯诺登的父亲施压,要他去动员斯诺登回来,会怎么样?相信会受到老斯诺登的迎头痛斥。老斯诺登的理据和底气又何在呢?估计是第一,斯诺登的所作所为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我没有任何义务去动员他回来;第二,我没有违反任何法律,政府没有任何理由给我施压;第三,我的权利受法律保护,因此对政府的施压完全可以嗤之以鼻、不予理会。也许正是因为这样的理据和底气,美国政府至今也没有对老斯诺登采取“连坐”措施。

  回到“挂绿湖拆迁”的事。亲戚拆不拆迁跟我何干,凭什么要我去做工作?而且不做还不行。我没有违反单位的任何规章,凭什么(不完成动迁任务)就要我“不用回去上班”?最关键的是:凭什么要我去做这样的事?为什么我不能拒绝?估计很多人会在心里这么想,但估计没有一个人敢这么说,尤其是当面对领导说——换了是我也不敢。

  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不同?我想无非是因为我们行政部门的权力实在是太大了,而普通老百姓的权利又太弱了;在某些地方、某些事情上,一切都是权力说了算,而不是权利说了算!

  也许有人要说,为了加快建设步伐,政府难道不应该这么强势吗?——就像有关领导说的,“强势宣传发动和教育引导,强势引导公职人员带头拆迁,强势实施奖惩措施。”也许吧。但是这却昭示了另一种价值取向,那就是:为了某种宏伟蓝图,个人的权利是可以被“强势”牺牲的、轻视的、不必那么尊重的。有了这样一种价值取向,那么公权力针对私权利的种种过界言行,就都是自然而然的了。

  针对公务员或教师对这种亲情“动员”感到压力,有领导说“这是一种思想落后的表现”——这是教育大家要大义灭亲啊!的确,大义灭亲的高尚思想曾经很流行,问题是,今时今日,在这样的关节眼上,如此说辞,让人信服吗?(作者是广州市人大代表)

44.4K
本网站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