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迁资讯

您的位置:首页>拆迁资讯

拆迁资讯

青岛城管违法拆迁军区大院完胜解放军 盘点近期逆天违法拆迁事件

文章来源:京平拆迁律师
发布日期:2013-09-10
分享到:
44.4K

  

  近期,青岛城管违法拆迁军区大院(小区网 论坛)又成为网上热门事件,在中国,最牛钉子户与违法拆迁队伍的抗争史都可以编成电视剧了,前不久“郑州老农遭违法拆迁上访雨夜被乱棍打死”、“北京20人深夜违法拆迁民宅捆绑住户扔1米深土坑”的新闻还没有消散,这边青岛城管又来了违法拆迁了。今天小编就为大家盘点近期比较逆天的违法拆迁事件。

  

 

  青岛城管违法拆迁军区大院 解放军寡不敌众败给城管

  2013年9月4日下午5点,山东青岛市崂山区石老人村,上百名城管围堵大门口警卫室,欲对卫兵岗楼进行违法拆迁。现场一片混乱,起初一名城管冲进营区内部被阻止,继而双方爆发激烈冲突,大打出手。城管调用了挖掘机,岗楼最终被违法拆迁。

  

 

  城管违法拆迁军区大院 网友:三千城管 横扫宇宙

  据大公网9月9日讯 近日,一段"青岛城管违法拆迁军区大院警卫室现场"的视频在网上流传。据视频显示,9月4日下午青岛,上百名城管围堵军区大院警卫室,欲对卫兵岗楼进行违法拆迁。起初一名城管欲冲进营区被阻止,继而双方爆发激烈冲突。最终城管调用挖掘机,岗楼被违法拆迁。

  8月底的一天凌晨,房山区良乡镇四街村一拆迁工地中,20多名男子闯入一未拆的平房内,将正在睡觉的王女士和段先生四肢捆绑后,抬到附近的一处土坑内。随后,该房屋被推倒。良乡镇拱辰街道办事处表示,并不清楚此事,称该处原拆迁公司已撤出。房山警方表示确有此事,正在调查。

  手脚被绑嘴被堵

  “灯突然亮了,他们对我们大喊‘不许动’,我和我未婚夫都吓了一跳。”王女士称,昨天凌晨零点左右,她和未婚夫段先生已经入睡,房门突然被打开后,冲进来20多名男子,“都不认识这些人”。

  据王女士回忆,20多名男子都着便装,有不少戴着白口罩和类似保安的帽子,手里拿着各式的棍棒,有几名男子冲上来将她和段先生按在床上,并用绳子将两人的手和脚绑了起来,“当时吓坏了,我就大声呼救,后来有人用胶带粘住了我和他(段先生)的嘴”。

  随后几名男子将两人抬到距房子不远的一个1米深的土坑处,将他们抬到坑底,坑上还留有两男子监视。

  挣脱绳子后逃脱

  王女士和段先生是这间平房的租户。据段先生回忆,自己被抬出来时看到房外停着一辆铲车,两人被抬到坑底后就听到了房屋倒塌的声音,大概持续了20多分钟后声音停止,坑上的两男子也不见了踪影。

  王女士称由于手上的绳子绑得并不紧,最终自己将绳子挣脱后两人才得以逃脱,后两人爬上土坑看到,房子已经被拆毁了。

  昨天凌晨1点多,王女士和段先生跑到附近超市内报警并通知了房主杜女士。

  回应

  房主不同意拆迁补偿

  “什么都没了,晚上都没地方睡觉了,”段先生称。王女士和段先生的胳膊内侧有几处淤青,王女士的左膝处有几处划痕。

  该房房主杜女士称,4年前附近的旧房开始陆续被拆除,拆迁公司也找过自己商讨该处的拆迁事宜,因自己的平房是由房管所管理的直管公房,而拆迁公司按照农村用房给予拆迁补偿,所以自己一直没有同意搬迁,其间将其中两间房子租给王女士居住。杜女士怀疑此行为系拆迁公司所为。

  街道办拆迁公司已撤走

  良乡镇拱辰街道办宣传部部长苏先生表示,街道办并不清楚此事,该处曾经的拆迁公司北京锦辉盛泽拆迁公司已于两个月前撤出该处房屋的拆迁工作,经询问,该处改造项目的开发商也表示不清楚该情况。记者拨打拆迁公司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据苏先生介绍,四街村旧房拆迁是房山区旧房改造工程的一部分,该工程从2008年开始启动,目前仍有个别住户未搬迁,街道办对于未搬迁住户采取劝导手段做思想工作。苏先生称,目前需等待警方的调查结果后再做相关处理。

  房山警方表示,经核实确有此事,目前民警已介入调查。

  5月28日,河南省郑州市航空港区大老营村村民肖马来的家属,仍在为其葬礼无处操办而与当地政府交涉。5月25日晚,自家房屋被违法拆迁后借宿废弃村部的肖马来,被人手持钢管猛击头部,重伤不治。当地有关部门称,案发当晚警方已控制6名涉案人员,目前仍在调查之中。

  钉子户雨夜被打死

  肖马来的女儿肖凤云说,5月25日晚10时30分左右,天下大雨,借宿在大老营村废弃村部的父母正在睡觉,突然有两人手持钢管闯入屋内,猛击睡在门口的肖马来。“我妈的床在里边,看到我爹挨打也没敢吭声。”

  “他们一边打一边喊,‘我让你闹’。”肖妻冯三英告诉南都记者,来人专打肖马来头部。在他们离开后,她忙追至门外,看到两人钻进一辆白色面包车内离开。

  约一个小时后,被打至重伤的肖马来在郑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宣告不治。根据家属的推测,打人者应该是来自拆迁办的。

  5月24日,在肖马来家里没人的情况下,郑州市航空港区滨河办事处拆迁办出动大型机械,将肖家的二层小楼违法拆迁。之前,因为补偿价格谈不拢,双方并未达成协议,“他们也没张贴任何通知”。

  老两口随后多次找办事处讨说法,都没有得到满意答复,只是让二人借宿村里废弃的村部。5月25日当天,肖马来夫妇又去航空港区管委会上访,“得罪了拆迁的人。”

  官员称已控制6人

  5月27日,郑州市航空港区有关部门对媒体称,警方已成立专案组调查此事,但截至昨晚,一直没有披露侦破进展。死者家属也没有接到相关信息。

  5月28日下午,事发地滨河办事处党工委书记朱麦囤证实,肖马来曾因被违法拆迁上访。朱的说法是,当时只是为了清除肖马来加盖在平房上的二层违章建筑,“带倒了”整栋楼。在肖马来提出索赔的要求后,双方多次协商,以两万元赔偿款了结。

  但肖凤云否认朱麦囤所说,“他们说要赔两万元,可是要我们跟他们签协议,说是我妈有病需要救助,是救助款,可是我爹妈都没啥大病。”

  朱麦囤又称,肖马来已与政府达成口头协议,也被肖凤云否认。“他们根本没提赔偿的事情。”

  案发地滨河办事处位于郑州航空港区东北部,是富士康项目建设核心区。肖马来被卷入的拆迁,正是为了富士康项目的二期工程建设。在当地,此类项目的拆迁都是以军令状的形式,层层分解任务。

  据朱麦囤透露,早在案发当晚,警方已控制6名涉案人员,目前仍在调查之中。“不能说就破了案,只能说是有重大进展。”朱称,这6人都是村组中负责拆迁的人员,“没有一个政府干部。”

  安徽一钉子户制喷火枪防拆 称为蚌埠“最牛钉子户”闻名全国

  9年抗争两度囹圄换来“多败俱伤”。张安房,一个我们并不陌生的名字,因为自制喷火枪,养藏獒,防御违法拆迁数年不动摇,被称为蚌埠“最牛钉子户”,闻名全国。

  

 

  张安房自制的汽油喷火枪

  尽管,自家的自建房难逃拆迁的命运,可是他的房屋保卫战,仍没有结束。2013年8月1日,对于张安房和岳母一家来说,是惊心动魄的一天。面对挖掘机的靠近,防暴警察的威慑,开发公司的环伺,凭着围墙、液化气瓶、火把、烈犬和红缨枪,在弥漫的辣椒水喷雾中,张安房不要命地挣扎、抗争着。当天,在“有血”的呐喊声中,张安房和妻子、妻妹一同被“请”进班房,罪名皆为“妨害公务”。这是他自2011年10月被刑拘后,再度身陷囹圄。不一样的时间,但剧情何其相似。

  针对张安房的条件,区政府、街道、社区、开发商,可谓伤透了脑筋。博弈之间,当地公安部门也难以置身事外。采访中,记者见到了一份由蚌山区公安分局出具的答复:关于开门修路事宜,街道已经承诺;办产权证事,张家要提供原有房屋的相关证件;调换房屋一事,当初房屋选择是张自己确定的,所以不能再给调换;对张的拘留逮捕一事,由法院裁定,公安机关、检察机关执行法院的规定。

44.4K
本网站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