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拆迁

更多>>

联系我们

更多>>
详细地图位置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首体南路22号国兴
大厦21层
电话:010-56225888 13466679266
传真:010-68945339
邮箱:zhaojian148@163.com
微信公众号:zhaojianlvshi
新浪微博:北京赵健律师
乘座地铁6、9号线,白石桥南C口出

天理何在:强占农民土地

作者:刘尧兴         发布时间:2013-07-17 10:59:07 分享道

                            

  姓名:刘尧兴 性别:男 地址:江西省赣州市章贡区水南镇长塘村刘边组94号 电话:13340171891

  2011年,长塘村轰轰烈烈的拆迁动员开始了。2011年4月,响应政府的拆迁计划,我去了村委会办理拆迁手续。“坐,我来跟你办理吧!”拆迁工作组人员很客气。为了能多拿一份过渡费(拆迁房没建好之前,一个户主补偿一份拆迁过渡费。拆迁头一年每份过渡费每个月五百元,第二年后每个月六百元。在此其间,要在外面租房,房租水电生活费加起来,每个月至少要一千多元。拆迁后,政府至今都没安置我们,农民以什么为生?能过日子,我要求我们夫妻分两个户主(很多家庭有多个户主)。“这样不行,你可以去借户口,”拆迁工作组人员听了我的要求后说道。于是,我借了自己岳父的身份证和政府签订了两份(我和自己岳父)拆迁协议书。

  谁知2012年底,政府没有任何通告,就停发了我的一份(借的户口的那一份)过渡费。更气人得是只有部份没权没关系农民停发了过渡费,而有些人也是借的户口却没有停发过渡费,这是为何?难道我和政府签的拆迁协议不具有法律效力,可协议书上明明盖有多个公章和拆迁工作组所有人员的签名啊!我真的不明白?

  2013年初,村委会要丈量我们的田地。过渡费都停发了,我当然不同意丈量仅仅剩下的微薄土地。但2013年7月,在没有经过我同意,没有任何人通知我的情况下,属于我的良田被挖掘机挖掉!

  天理何在,一个普通拆迁农民在停发了拆迁过渡费后,又被强占土地,连最基本的生活保障都没有,为什么?

  值得一提的是,长塘村的帐目有些糊涂,包括村小组的帐目都不敢公开。但却没人来查长塘村的帐目,耐人寻味?